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好久沒逛LOFTER啦~跟噗浪一起撿回來。
然後開始買本本(X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Freaky Friday

涌泉之影:

CP:好叶


Type:欢乐吧……


Belong:26题


 


Freaky Friday


 


1.


 


5.12 6:00 a.m.


 


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就察觉了不对劲。


 


——天花板竟然离得这么近?!


……


不对!天花板?!


 


“哗”地一下坐起身,还没等因动作太急引起的眩晕过去(这也是个异样的地方),他就发现了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低头看着搁在被外的手臂,再顺势看向坐起的上半身,入目的是一片在微薄的光线下显得暗淡的橘色,其上还印着一个个白色的圆点。


 


……这……睡衣?啊啊,应该没错,连下身都清清楚楚地告知了感官那种被布料包裹的束缚感。


 


轻闭了眼再睁开,确定没有变化之后,他一掀被子站到了地上——伴随着“咯吱”一声轻响。


 


皱眉看着脚下的木地板,感觉到丝丝凉意正顺着脚底心往上窜,他左右查看一番,找到了似乎是很随意地脱在床尾的拖鞋,穿上,接着开始打量他身处的这个地方。


 


很小、很窄、很乱。


 


很好。


 


唇角一弯,他径直走向窗帘所在的位置,“唰啦”一把拉开,眼前映出的住宅区景象果然也是意料中的毫无印象。


 


唇边正要扩大的冷笑忽然凝固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睁大,直直地盯着玻璃中模糊的影子,一只手迟疑地抚上自己的头发,然后一路往下,到下颌处戛然而止。


 


蓦地,一声怒吼打破了这片小区宁静的清晨——


 


“哪个活腻了的竟敢剪我的头发?!”


 


 


2.


 


5.12 7:00 a.m.


 


“怎么了?早餐不合您的胃口吗?”


 


“不,并没有……”


 


“那就好,我特地吩咐厨房准备了与您在美国时相似的餐点,就是担心您会不习惯,只是食材和烹饪方法上可能多少还是有些不同,如果有什么要求请您一定要及时提出。”站在旁边的人似乎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殷殷叮嘱起来。


 


“呃……哦……”扫了一眼面前的面包、煎蛋以及一小块还冒着滋滋热气的牛排,鼻尖还萦绕着红茶醇厚的香气,他忍不住在心中默默流泪:


 


其实我想吃茶碗蒸和小烤鱼啊!另外,一个咖喱面包而已为什么还要在旁边裱花啊?还用这种盛放高级茶点的碟子来装难道不会觉得很诡异吗?!


 


然而他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抬起手,将又一次垂至脸颊旁的光泽度感人的乌黑长发拨回肩后,有些迟疑地拿起桌上的刀叉,顿了顿,还是抬头直视身旁的人,开口道:“拉基斯特先生,虽然您大概还是不信,不过我真的不是您认识的这个人!”


 


他说得非常诚恳,却没报什么希望地注视着身旁的这位像是管家的人物。果然,对方不仅没有流露出半点疑惑或惊讶,反而挂上了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放心吧,好大人。您的演技已经足以欺骗其他任何人,只是不包括我。不过,3年不见,没想到您还记得这个把戏,虽然您以前时不时会这么一说,但今天绝对是最逼真的一次!”


 


他还能说什么?难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动不动就跟亲近的人说“我不是我”的变态吗?还是说有精神上的疾病?虽然早晨的遭遇已经让他充分认识了这个家的人十分与众不同,但现在他还是好想哭。T- T


 


“我本来是希望您今天能够多休息一下的,毕竟您才刚回国。说来早晨您召唤我时我正在踯躅要不要进去叫醒您,没想到您还是这么早就起来了。”拉基斯特仍在说着,语音中带着些无奈却又有点掩不住的得意。


 


随着这句话他的脑海中又回放起早晨起床时的情景,毫无征兆地就感觉脸颊烧了起来,不过……


 


——召唤?那明明就是尖叫好吧!这家人的心是有多大?!


 


他还在脑内扶额,就听旁边突然问了一句,“今天的交流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还让您昨晚特地叮嘱。没记错的话是和邻镇的踏张之丘中学吧?学园是派车送您过去吗?”


 


诶?


 


如果说早晨一连串的惊吓在看到盥洗室镜子里那张熟得不能再熟了的脸时达到顶峰后迅速地被他那一以贯之的“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天性习惯归于了平静,那他现在就是真的吓到了。


 


对,原本他今天就要参加学校的交流日——作为踏张之丘中学的一员!而那个交流对象,则是邻镇赫赫有名的SK学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3.


5.12 9:00 a.m.


 


“你到底是谁。”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止住了前行的脚步,褐色短发的少年思考了一下,回头看去,然后视线直直地落进一双凌厉非常的墨色眼瞳中——与那平静冷淡的语气截然不同。


 


喔呀?似乎很有趣呢~


 


真木叶……不,现在实质上是名为麻仓好的少年飞快地在脑海中捕捉到一个名字,转过身面对来人,用一种困惑的语气开口道:“怎么了?安娜?不快点把这些文件送到教导处的话就糟糕了,交流日预定开始的时间是十点吧?”


 


“哼嗯~知道今天的安排啊……嘛,也不奇怪。不过既然你不打算说,那就好好负担起‘你’应尽的责任来。”容貌精致的少女像是突然间失去了对他的兴趣,眼神也变得和语气一样平静,看了一眼他用双手捧着的一堆小山似的文件,快步从旁走过。


 


好保持着一脸疑惑看着安娜朝这个方向走来,心中饶有兴趣地打量起对方。


 


很犀利的姑娘,也很有勇气,不是吗?是直觉亦或其他呢?这么快就注意到他并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


 


眼见着对方与自己擦肩而过,耳边忽然传来一句压得极低的轻语,如同呢喃一般却透露出十足咬牙切齿的味道:“如果叶今天不回来,你就好好期待吧!”


 


 


直到视野中已经看不到安娜的身影,好才慢悠悠地重新掂了掂手中的文件,继续朝目的地迈开步子并且瞬间做了一个决定。


 


——之后一定要找机会和这所学校的领导层谈一谈。不过眼下……


 


他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


 


感觉越来越期待了呢……


 


 


4.


5.12 11:00 a.m.


 


“好大人,您今天似乎有点奇怪?”


 


浓浓疑惑的语气,却又带着点几不可查的小心翼翼。顶着麻仓好的身份已经欲哭无泪的少年惊讶地看着面前打扮得直让人联想到万圣节的女孩儿,蓦地腾起一股喜极而泣的冲动:


 


——终于有一个正常人了!天不弃吾!!!可是眼下这种情形好像不适合说明啊?要怎么办呢?还有前面遇到安娜的时候,总觉得她好像知道是我,可是没有看到“我”啊,是不是直接去问比较好?可为什么我有一种会死的很难看的预感?T  T


 


他在内心天人交战不自觉地皱起眉,却不知这一番神情的变化给了旁人一锤定音的效果。


 


昵称为玛琪的少女觉得现在很必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大无畏精神和坚定的革命立场,于是踏前两步十分诚恳地说道:“真的很抱歉,好大人,毕竟您离开学园已经三年了,肯定是我自己太激动一时没适应。”看到对方的神情变得惊愕,她仔细想了想,继续道,“虽然您刚回来就接手了学生会是有那么一些小虾米吵吵嚷嚷的,不过您放心,我们学生会的成员都会积极支持您的!”


 


虽然从早上以来已经切身体会过了,但震惊的同时这具身体的主人这种酷炫狂霸拽的人设为什么还会有丝丝熟悉的感觉?啊不对!为什么方向又折回去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问题啊玛琪小姐!!!


 


对于话题的走向感到绝望的人忍不住就要自暴自弃自哀自怨,就听到一个熟悉到恐怖的声音悠然扬起,让他本能地打了一个寒颤,紧接着又在另一个声音响起时倏地抬头:


 


“哼嗯~你好像很开心嘛,麻·仓·会·长。”


 


“看来是很开心。”


 


 


5.


5.12 12:15


 


“……”


“……”


“……”


 


小心地看看对面,再瞅瞅身边,叶后悔把玛琪支走了。


 


尽管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的看到“自己”出现在面前,叶的思维还是有一刹那停摆了。真奇怪,早晨看到“这张脸”时都没有这么深刻的感触:


 


原来真的有啊,和自己一样的人……


 


不知是哪儿来的勇气,叶当机立断连哄带骗地将兀自警惕且怀疑地瞪着安娜的少女劝走了,然而在他转回身看到两道情态迥异、意味却出奇一致的玩味眼神时,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然后?


 


然后就是现在这样。


 


 


午餐时间的大食堂就是惨烈的战场,虽然今天由于有外校同学的加入大家都有所收敛,但是也正因为是“交流”而不是“招待”,所以此时的食堂更显得人满为患。当然,对于学生代表而言,怎样在大食堂被恐怖的学生大军攻占之前找到有利地形并成功占领也是能力的一种体现——你要说是滥用职权或者威吓得逞也可以。所以当三个人坐在了教师用餐区最隐蔽的一处角落时叶并不意外,意外是在他与安娜面对面落座之后发生的。


 


“哈啊……谢谢款待。”将筷子搁下,顶着叶的外表的少年笑眯眯地说道。好吃得很满意,虽然还是更喜欢咖喱面包一些,但咖喱乌冬面也是个好东西啊~而且果然啊——他侧过头看了眼自从他坐到他身边起就不自然地紧张着的人,看到自己的脸露出这种表情还挺有趣的——口味也很相似呢……


 


“咔哒!”金发少女忽然放下了一直默默啜饮的红茶,成功吸引了注意后扫视了一番对面的两人,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外表熟悉的那一方身上,开口的语气很平静,却不知怎地让另一个少年有大热天里淋了一盆冰水的错觉:


 


“怎么换回来?”


 


“不知道。”被问的那一方回答的云淡风轻,简直事不关己。


 


“不可能!”


 


“真的。早晨醒来时我可是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看到身上的睡衣时我只能想到是被那种有奇特嗜好的群种绑架了。”


 


“……难道真的是灵异现象?”


 


“目前我是没有找到更合理的解释。”


 


“……”


 


“不过……”对着聚焦过来的两道视线,好顿了顿,慢慢微笑起来,“我有个想法,不妨试试。”


 


 


6.


5.12 3:00 p.m.


 


“……那个……”


 


走在身边的人脚步不停,只微微侧了头看着他,嘴角牵起的弧度浸润在迎面而来的阳光下,仿佛充盈着愉悦与温暖的粒子。


 


不……也许并不是错觉。虽然那是自己的脸,但心里总有个声音告诉自己,那个身体里的灵魂……并不是个会轻易露出这种笑容的人。


 


少年眨了眨眼睛,看见对方的笑容带上了玩味和揶揄,不知为何松了口气,才接着问道:“那个,麻仓……先生?我们已经绕着学校转了一圈了,您有发现什么吗?”


 


“太渺小了。”


 


“诶?”


 


“……这个学校。”


 


——不,根据那个省略号我确定你原本想说的不是这个,况且和SK学园比的话任何正常的学校都会显得很小好不好!


 


叶忍不住腹诽,随即察觉到旁边的人停下了脚步。下意识地转头,就看到那双本该最熟悉的琥珀色瞳眸中除了笑意之外,还有着自己无法明了的探究和意味深长。然后,他就听到对方接着说道:“另外,你不需要对我用敬语,你平时并不是这么守规矩的人吧。”


 


咦?这么说起来……今天自己似乎是有点反常?不过遇到这样难以理解的事情有些失常也是自然的吧,呃,虽然这并不是他对他用敬语的原因。不过,这倒提醒了他……


 


“诶,那么,嗯,好吧。好,你……之前就认识我了吗?”问出的话语还是比叶想要表现的多了一丝小心翼翼,同时还有些……嗯……期待?好奇怪,为什么呢?


 


“呵呵,你觉得呢?”


 


面前的人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掉转了视线越过操场边的围栏看着校外不远处的河堤,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啊。”


 


“啊?是的。”被他的话语弄得有些楞怔,叶的视线不由自主地也望向对方看着的地方——然而那里只有被这个季节的明媚而不灼眼的阳光爱抚得分外光鲜的大片绿色,有风吹过,立刻悉悉索索地喧嚣起来。


 


“走吧。”


“诶?哇啊!等、等一下!”


“你是这次交流的执行委员吧,向友校的同学展示本镇的风貌也是交流活动之一哦~”


“我没有听说过!”你抓着“自己”的手往前走不会觉得很诡异吗?!而且看起来你这不是很熟嘛,根本不用我介绍啊!


 


可惜“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句真理在突发事件中一样适用。何况叶也不是真的那么想要拒绝。


 


 


结果直到快要放学的时候两人才来到那片河堤。


 


“好,回去吧,玛琪小姐他们应该找得急了。”


 


看着对方伸了个懒腰就往铺满青草的斜坡上大咧咧地一躺,叶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难怪安娜看到自己这副样子经常会额角冒青筋,回去后看来要好好反省一下呃……


 


“那个的话不用担心,到时间了玛琪会作为领队带其他学生回去的。另外……”眼角瞟到长发少年错愕的神情,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好眯起眼晴笑得十分欢愉,“这是我事先安排好的,我可是很有团队意识和责任感的~”他翻身坐起,随意地将左手支在曲起的膝盖上,侧头看着依然站在身旁的人,又重复了一遍,“另外,你准备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到哪边去?”不会是真的忘记了吧?还真是比想象中还要可爱的性格呢。看到自己的脸上出现如梦初醒的表情后继而变得刷白,他忽然觉得这个状态再保持一段时间似乎也不错。


 


他怎么会把这个最根本的原因给忘记了?!叶被自己震惊了。如果不是为了找出将两人交换回去的方法,安娜是不会同意他们两个单独行动的……吧?看她当时的眼神就知道了。可是……


 


轻轻叹口气,叶在好的身边坐下,下意识地拂开长长的黑发以免被自己坐到屁股下面,对旁边心情甚好地注视着自己动作的人无奈地开口道:“可是你并不知道换回去的方法吧,你只是想把安娜支开罢了。”


 


“嘛,这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吧,顺便我只是觉得既然这么神奇的事只发生在我们两人身上,怎么想外人也是帮不上忙的,那倒不如清静点,就我们自己来处理搞不好奇迹又会发生呢。”好耸耸肩回答,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单手支颐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叶说道,“说起来,我感觉我知道为什么是今天了。”


 


 


“诶?”什么?


 


“因为今天是特别的。”


 


肩膀上忽然传来的力道使得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然而叶在这一瞬间忘记了反应,只是怔怔地看着那双倏尔放大的琥珀色眼眸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不对。那并不是自己。


 


“在这么特别的日子里不应该说点什么吗?叶。”


 


熟悉的温润嗓音响在耳边,语气却是全然的陌生。


 


真的只是下意识的回答。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同时响起又一同止息的声音,无从分辨彼此。


 


诧异地感觉到落在唇角的柔软触感,忽然之间,天旋地转。


 


 


“……”


“……”


“哇啊~~~对、对不起!”


“竟然成功了?原来童话里不都是骗人的?!”


 


呆滞地俯视着眼前的瞳眸,在那双红玉髓般绚丽的眼眸眨了一下之后,他才突然惊醒,连滚带爬地从跨坐在对方身上的姿势翻倒到另一边,心跳快得仿佛要就从胸腔里蹦出来,直到听到对方的惊叹,他才察觉到视野的奇怪之处。


 


不对不对,这才是他正常的视野。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刚好及颈。那么……


 


“换回来了?”叶不敢置信地说道——啊,这个,的确是自己的声音了。紧接着,他抬起头看向另一个人,却见对方已经站起了身子,正动手抚落沾到长发上的草屑,注意到他的视线,他停下动作,朝他展开一个笑容——


 


骄傲、飞扬,有着很强的个人特质,却难得地没有戏谑和不屑。


 


“那么,回去吧。”好说道。


 


叶眨了眨眼,没有动。


 


“呵呵,没关系,叶。”好笑出了声,然后朝面前的人伸出手,“没关系的,我想,你想知道的那些,今后我们会有很多的时间,去了解……”


 


 


 


Freaky Friday


 


这真是十分诡异又奇妙的一天。


 


 


 


End






p.s.这……其实是……今年的……生贺……写了一个半月(准确地说是当天写了1、2,13号写了3和4,然后今天中午才把6写完而且感觉风格向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或者说,烂尾了?orz)……我去面壁。


嘛,其实我现在竟然还能写文已经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了!果然还是3次元的锅,稍微有点空闲我就开始得意忘形然后就拖了一个月orz 总之希望今年还能有机会产粮。


又p.s. 题目取自Aqua的同名歌,虽然歌词跟文的内容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但曲调很欢乐,一开始我就是按照那个调调写的。

评论

热度(18)

  1. 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涌泉之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