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蔺苏生子】怀瑾-抓周儿(中)

林林殊:

生子高亮!!

不吃的请退散!!

太阴太阳设定!!


抓周儿(中)
这时卫铮跑进来,手里拿了一个假发,是西越的样式,编了一头的小辫子,和素谷主的发型一模一样。



“义父托人带来的,说给小公子抓周。”



梅长苏骇笑道:“这抓住了算怎么个意思?以后要谢顶?”



卫铮挠头:“啊?不是不是,大概是……跟药王谷有缘分?”



“摆吧摆吧。”梅长苏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卫铮出去了,迎面见老阁主端着一盆植物路过,便问道:“您这是也要给小公子抓周用?”



蔺知行为了孙子周岁,专程又从琅琊山赶来,带了好多好东西,此时乐呵呵道:“没错,这是我养的神仙草,说不定小瑜儿以后能继承我的花房哈哈!”



梅长苏问蔺晨:“你猜今天小瑜儿会抓个什么?”



蔺晨给了他一个长长的吻:“什么都好。”



小瑜儿夹在双亲中间好奇地抬头看他们亲亲,悄悄地抓紧了梅长苏的衣角。



雪球默默地用爪子捂住了眼睛。



过了午,梅长苏抱着怀瑾到外院转了一圈,给大家亮了个相。这孩子长得结实,一周岁已有二十来斤重,梅长苏自从梅岭重生以来就没再没负过重了,蔺晨本担心他抱不动小瑜儿,可梅长苏坚持要自己抱,蔺晨只好胆战心惊地跟在一边护驾。



小瑜儿不认生,看到这么多人也不哭不闹,只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看人,一边啃手指一边笑,可把大家伙儿羡慕坏了,人人都想摸一把,只是碍于跟在一边护驾的少阁主淫威浩荡,没人敢上手。



下午到晚间内院里来的都是熟人,每个人都上来逗逗孩子,再送上一份礼物,也都是平常的物件儿,讨个吉祥彩头,重在心意——梅长苏和蔺晨的孩子,可真是想不出来会缺什么。



霓凰和穆青送了一套木马玩具,蒙挚送了一张小木弓,言豫津送了一个木制的九连环,被小瑜儿摆弄了半天已经全卸掉了,惊得言豫津大呼天才。庭生送了一个自己做的带轮子的小木狗,用绳子牵着还能跑,几人在堂上追逐了半天。庭生本想逗小瑜儿站起来追,可小瑜儿爬得飞快,扑小狗的效率丝毫不亚于四只爪子的雪球。



厅上早已摆好了一张大长桌,占了大半个厅堂,桌上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简直快把整个西市都搬来了。



开始之前,老阁主作为长辈,正式给小瑜儿赐名蔺怀瑾,记入族谱。



这边正要开始,外面忽然传报说太子殿下到。



梅长苏一愣,这些时日萧景琰在朝上忙得团团转,加上自己刻意疏远,便没特意邀请他来。此时萧景琰主动过府,倒显得自己有些失礼了,便赶紧请了他进来。



萧景琰一进来也有点发怔,环视一圈诸人皆在,刚才进来时还瞟见靖王府的一众参将偏将在流水席蹭吃蹭喝饮酒划拳,自己倒似是最后知后觉的一个,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进了内厅,众人先与他见过了礼,便待他说点场面话。



萧景琰说完了祝贺之类的话,转头见这抓周的阵势不由有些傻眼,自己两手空空而来着实不好意思,挖空心思地想了一圈身上有什么物什,忽然急中生智,从怀中掏出兵符放在了抓周的桌上。



“且给小公子抓周,说不定将来又是我大梁一代名将。”



梅长苏微微动了动眉毛,没说什么。蔺晨却忍不了,当即怫然不悦道:“靖王殿下这是何意?我家长苏为你鞠躬尽瘁还不够,连幼子都已经惦记上了吗?”



萧景琰愕然,这抓周不都是放些好彩头的物件么,出将入相何等荣耀,怎么就被曲解至此了呢,这蔺晨莫不是故意找茬?



厅上气氛一时有些冷。梅长苏赶紧拉了蔺晨一把,向萧景琰一礼赔罪,缓和道:“殿下恕罪,只是草民二人皆无什么大志向,不期望此子未来出将入相位极人臣,只愿他平安喜乐,逍遥一生,是以今日沾染权势之物皆不在台上,也是我们一点私心。不过殿下既然有意,也是无妨,说不定此子命中当有此机缘,也未可知。”



萧景琰本想说你们一个江左盟的宗主,一个琅琊阁的少阁主,怎么可能不与权势沾染?谁道目光所及之处,桌上确实没有半件帮派令牌信物之类的东西,全是些民间娱嬉之物,有些个奇异的物件,也与权势全不沾边。萧景琰心下一动,顿觉自己唐突了此中拳拳之心,而梅长苏这样的夺权利器,却对权势如此避之不及,这其中矛盾之处更是启人疑窦。



收回了兵符,萧景琰告了个罪,便先揭过了此事不提。





评论

热度(81)

  1. 幽若林林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