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伞修】你的荣耀-下

柚子:


  • 私设ooc


  • 各种前提注意事项等声明参


  • 伞修单一cp









***本篇含肉!!【大概




***十分黄暴!!!【并不你们看我这么纯洁












29. 




叶修抱着被子,环膝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看着身边依旧睡得香甜的苏沐秋,叶修难得地感到有些疲惫。他直起身,轻轻绕过苏沐秋下了床。




今天天气好像不是很好,叶修漫无边际地神游,楼下卖豆花儿的老奶奶还没来,待会儿先去给沐秋买油条好了。




窗外车水马龙,一辆接着一辆川流不息,叶修总是觉着自己能隐约看见苏沐秋一次又一次地被车亲吻。




正晃神,腰间环上一双手。




苏沐秋还没睡醒地小鼻音在耳边黏糊,“…你干嘛呢。”




叶修有些好笑,歪歪头,“没什么。你要再去睡一会儿吗?”




没有回答。




叶修回头看,苏沐秋就这么靠着他又睡过去了。




叶修:“……”




明明我才是在下面的那一个,为什么他看上去比我还累。




“起来,要睡回床上去睡。”叶修耸肩,企图把埋在颈窝的脑袋抖掉。




“Zzzzz……”苏沐秋打起了小呼噜。




叶修好笑,“多大人了,还撒娇。你别闹我,我还累着呢……”




苏沐秋却揉揉眼,“不睡了,我要给沐橙做早饭,还要送她去上学。”




“沐橙早走了,”叶修推搡着赖在自己身上不走的人,“我让她今天自己去学校。”




“哦……”苏沐秋脑子还不清醒,乖乖地被推回到床上,“为什么啊?”




“怎么,你不想陪我吗。还是说,吃到了就准备抛弃我?”叶修也顺势倒回床上,侧身撑着脑袋懒洋洋地道。




苏沐秋有些呆,“看您老人家这架势,是不是接下来就该问,‘主人,你是先洗澡,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叶修盯着苏沐秋,“那你要吃我吗?”




“…啊?”








30.




然后他们打了一架




十分激烈。










31.




苏沐秋笑着捋了一把叶修软趴趴的头毛,“好啦,你乖乖躺好,我去买药给你涂,别乱动哦。”




叶修趴在床上整个人都懒洋洋,“不要出门...浴室的柜子里还有。”




“没有啦,”苏沐秋已经穿好了衣服,“昨晚用掉了。阿修不要再撒娇了,我马上就回来。”说着,俯身在叶修光滑的肩窝落下一吻。




“阿秋!不要出...”




回应他的是大门关闭的声音。




”阿秋!!“










32.




我去他大爷的苏沐秋。




叶修一边挣扎着套上衣服,一边在心里暗骂。




提上裤子就跑啊苏沐秋。




那老子这么主动献身还有个屁用!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叶修扶着酸痛的腰,双腿沉重得往楼下挪,被疼得龇牙咧嘴。




就不可以跑慢点吗?!












33.




”苏沐秋!等一下!“




苏沐秋站在马路边,有点疑惑,刚才是阿修在喊我吗?




他迈开腿准备过马路,边回头朝身后望了一眼。












34.




大概那就是最后一个画面了吧。




叶修满脸惊恐一瘸一拐拼了命地向自己扑来。












35. 




”嘭——“
















36.




”喂喂喂快点起床啦来pkpkpkpkpkpk!我已经等你好久了你再不起来你的早餐就要被我吃光光了哦,今天早上可是有我亲自去买的水晶虾饺泡椒凤爪灌汤小笼包墨鱼小云吞极品叉烧包...咳咳!“黄少天一口气没喘上,呛得自己扶着墙壁头晕。




喻文州在一旁观察了一下苏沐秋的表情,难得皱眉,“前辈又做那个噩梦了吗?”




“又是那个梦?”苏沐橙一听也觉着哥哥的脸色有点奇怪,“而且又是这一天?”




“...是呀,”苏沐秋揉揉眼睛,问苏沐橙,“今天是5月29号吧。”




“等等等等,什么什么?苏沐秋你和苏妹子在打什么哑谜?”黄少天在一旁一头雾水。




“前辈好像经常会在同一天做同一个噩梦,一模一样的。”喻文州解释道。




“什么?这么诡异!怎么回事啊老苏!”




“就是我每年的5月29号就会做同一个噩梦...”




“是什么样的?”




“...一个,朋友...我很熟悉的,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朋友...他荣耀玩儿得很好。“




“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死了。”




“...原因呢?”




“车祸。他冲过来把我推开了,自己没躲开。”




“...每一年吗?多久了?”




“十年。”




“我们可以知道他的名字吗?”




“...我不记得了。”




















后记.






北京




国家队集训期










一群人围着苏沐秋,就这么浩浩荡荡地晃在北京的街道上。




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苏沐秋前辈出来散散心,是不是感觉要比闷头做作战计划要好得多?“肖时钦笑着推推眼镜,却在镜片上发现一滴水珠,惊讶道,“哟,下雨了。”




“是啊是啊怎么下雨了呢,好不容易劝苏沐秋这个不见光的出来散心,怎么就下...哎呦喂!”




黄少天罗里吧嗦一段话被强行终止。


他被撞了一下。




剑圣不满了,他拽着那人不松手,“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撞了人不道歉就想走吗?”










“...借过。”




那是很好听的一把烟嗓。




和飘散在空气中的烟味。








苏沐秋抽抽鼻子,不经意地侧目。






入眼的是一只非常好看的撑着伞柄的手。




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明晰;指尖很细,指甲修理得干净整齐。






侧脸白净,是那种时常熬夜而显出的病态的苍白,有些虚胖,略不修边幅。








擦肩而过。










苏沐秋不受控制地停下脚步。




这个人...好熟悉。






可是我不认识你。






你是谁?










背影透过雨帘有点模糊,只能隐约捕捉男人指尖明明暗暗的火光。




和那把形影不离的银色长伞。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END























  • 肉是不是非常香艳且露骨!!


  • 终于写完了我说过是HE!!!


  • 求赞求评论求关注啊♥




评论

热度(59)

  1. 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柚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