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瓶邪 盗笔重启第二十八章衍生

晨曦2819:

#嗨呀,接老婆到主墓室了!  真的是好甜。 @皮卡乓


  进了主墓室,张起灵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一直在探查,吴邪就跟在他旁边,时不时帮着递个冷焰火。
  刘丧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东西——张起灵的手机,发完那张文字截图以后,张起灵也许是忘了,竟然没有要回自己的手机。手机就一直放在他这里,这会张起灵也没闲心思想自己手机在哪里。
  刘丧估摸着要不要把手机还给男神,但又舍不得,手机在他手心都捂热了,他也没迈开腿。
  手机屏还亮着,他返回了一下,退出到了手机界面。
  壁纸首先就晃瞎了他的眼,是吴邪穿了一件白衬衣,抱着一条小西藏璜,微微笑着,旁边站着张起灵,只套了一件黑色背心,正伸手摸着西藏璜的脑袋。
  角度原因,只拍到了张起灵的半张脸,但是凭借着对男神观察入微的精神,刘丧看出了张起灵摸着狗脑袋的时候嘴角上扬的一点弧度。就只是那么小一点弧度,他给人的感觉就完全变了。刘丧自从见到偶像以来,偶像全程面无表情,笑着的男神,他还是第一次见。
  依然帅气到无可救药。
  
  看了一会壁纸,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男神的手机!一万年也遇不到的好机会!
  他仿佛都看到标着一朵小花的相册图标在向他招手了。
  就看一眼,应该没事吧?而且男神平时这么高冷,手机也不像用的很习惯的样子,说不定里面啥也没有呢。
  手指轻轻一点,相册就弹了出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男神的相册并非空空如也,反而满满当当的。
  塞满男神手机相册的,全部是同一个人。
  吴邪。
  熟睡的吴邪,喂鸡的吴邪,钓着鱼却在眯着眼睡觉的吴邪,逗着小藏獒的吴邪,做饭的吴邪,和胖子玩将军棋的吴邪,玩手机的吴邪,做鬼脸的吴邪,大笑的吴邪,攀着梯子上树的吴邪……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照片,应该全是出自张起灵一人之手。他技术不算太好,也不讲究光线明暗,只是单纯的照相而已,有些照片甚至拍的有点糊。不过虽然存了这么多张照片,但是吴邪的目光没有一张是对着镜头的。
  难道男神也玩自拍?刘丧想。
  他又粗粗看了看日期,在他们来南海之前,几乎每一天都会有新的吴邪的照片。
  
  “小朋友,你爸妈没教过你,偷看别人手机是不好滴行为?”
  肩膀突然被人一拍,刘丧吓了一大跳。胖子抽走他手里的手机,笑嘻嘻道:“胖爷我跟小哥他们住这么久,都还没碰过他手机呢,你小子可倒好,连你偶像相册都翻开了。”
  他伸手翻动了两下,嘴里啧啧两声,哼了一声:“得,这两口子一个怂样,你拍我我拍你的,胖爷我也是纳闷,天天睡一起的人,有啥好拍的?”
  刘丧咂摸了一下话里的味道,回头看了看张起灵和吴邪。张起灵接过了吴邪手里的冷焰火,看着吴邪一脸认真的查看墙壁,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