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all叶】2333年荣耀公司居然开发起恋爱游戏了 8

總之我笑了(跑圈~

晚来天欲雪:

1、ooc和私设并重
2、前文戳tag


 




“系统通知:恭喜玩家喻文州,获得皇帝之吻首杀。”游戏里是没这个系统音的,但甜甜开心地哼着小曲,跟每一个系统都嘚瑟了一遍,颇有一种“我儿子就这么能干”的成就感。
弯弯看着他,对药丸道:“我有点想打他。”
“着急了?”
“太不公平了,老韩还在西北呢!药丸,你不急?”
“王杰希的数据太庞杂,我也没办法啊,他是一个那样会压抑情感的人,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药丸摇头,却仍然很淡定,“你别担心呀,心脏可不止他喻文州一个,有四个呢。”
“那又怎么样,张新杰的数据也是混乱的,哦,不是混乱,是规律性爆炸,每年两次,跟常规赛时间完美重合,偶尔三次,跟季后赛时间完美重合。”弯弯忍不住吐槽,“肖时钦还早得很,就算进宫了,基础也比喻文州差了太多。”
药丸哑然失笑:“谁跟你说他俩啊。”
“那还有谁?”
“还有那位最最心脏的,叶修啊,怎么能把他忘了呢?”药丸微笑,“喻文州这是幸运地打了一个时间差,才骗了过去。叶修的心脏一点都不比他少呢,你说,等他反应过来被喻文州这样算计过,会是什么情景?”
 
 
这边,郑全看着界面上甜腻的二人,道:“喻文州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脸t叹气:“所以我才故意不给喻文州原本的设定记忆啊,本希望他能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稍微谨小慎微一点,没想到还是限制不住他。”
郑全一愣,笑:“怪不得,设定记忆恢复起来快的很,我说甜甜怎么还没成呢。”
发了道:“三百年前,公司就对他们这帮能打破系统规则的人很头疼呢。”
“要是张新杰,我大概就限制住了。我忘了蓝雨的风格一向就是抓住一丝机会就胆大包天,就不该留下一丝机会的。不过,也没什么关系。”
脸t回过头对郑全道:“你这是,担心周泽楷?”
“是啊。”
脸t笑了笑:“放心,我给他送战斗力去了。这不就来了吗?”
 
 
周泽楷坐在行宫内,他本来应该是站在乾清宫外头等叶修出来的,可是突然恢复的记忆把他彻底打败了。
能让周泽楷暂时放下跟叶修告白的伟大计划,躲回自己的房间,可想而知,这记忆多刺激。
周泽楷乖乖宝宝当了二十多年,唯一离经叛道的一条就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可枪王的爱情,枪王的同性恋,能和凡人们一样吗?他那是纯粹的柏拉图精神恋爱!!!
然而记忆一复苏,他就俗了。
人生中第一次看小片片,还是自己主演的。
周泽楷红着脸……然后跑了。
多稀奇!
然后还是像所有第一次看小片片的小男孩一样,双手蒙着眼,指缝打开……
其实他根本不用这样做,这是记忆啊,直接播放在他脑子里的,蒙眼睛有什么用?
nili楷皇一开始可兴奋了,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可后来他忽然坐起来,一动不动了。
周泽楷低着头,盯着档,委屈。
(´._.`)
好委屈哦,为什么不是他自己体验的,为什么是一个NPC这么好福气。
然后,又开始嫉妒和生气起来。
不高兴,前头的那个周泽楷好讨厌,前辈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周泽楷的内心ooc成了黄少天了。
 
 
脸t同学安排的NPC来得不早不晚。
按理说这种情敌竞争类的后宫NPC,逢高踩低那得是标配,不然怎么激起玩家的耻辱感和追求上进的决心?
皇上跑到喻文州那儿去了,周泽楷这边的NPC应该冷嘲热讽才对,但架不住NPC也是被nili楷皇美色所迷的人,看到他纠结彷徨,脑补了一万场皇上始乱终弃的小剧场,心疼得不得了。
俗称,亲妈粉。


 



“贵人,你是不是饿了。”NPC心疼,“想吃什么东西吗?”
周泽楷摇摇头。
“困了?”
摇头。
“想玩什么吗?”
周泽楷想了想,点头。
他快烧起来了,再不做点什么事转移注意力,他只能跳河里凉一凉了。
NPC舒了口气。
然后是一长串报菜名一般地报各种奇珍异宝,可周泽楷头摇得NPC心都要碎了。
“哦我想起来了,还有前几天工部献来的新型火铳,那威力,呵,可大了呢!总共就两把,皇上就给了贵人一把,其他人可都没有,贵人想不想玩玩看?”
周泽楷眼睛一亮,扬眉微笑:“嗯。”
“快去!”NPC比他还兴奋,“快去给贵人送来!”
 
 
周泽楷拿着枪,爱不释手,NPC在边上逼逼叨叨:“贵人,这大晚上的,而且这火铳可危险了……”
话还没说完,周泽楷抬手,隔空打了一枪。
枪声震天。
NPC被镇住了,一时无话,而周泽楷也沉默,继续抚摸着枪。
却有一人突然而至:“禁军排查防卫,周贵人为何无事鸣枪?”
“邱将军!”NPC行礼。
来人正是邱非。
周泽楷看着邱非。
他是认识邱非的,甚至还有那么一段时间是羡慕邱非的,羡慕他仰望斗神时能在身边仰望,羡慕他出师后还始终拥有那道目光。
“蝉,吵。”周泽楷说。
邱非皱眉,正想张口,却忽然停住,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向侧方。
一块黑黑的昆虫尸体,半边都没了,散发着淡淡的焦味,缓缓飘落。
邱非瞳孔一缩。
 
 
邱非也是两份记忆都齐备的幸运儿,被拉进这个游戏,还没问过自己的系统,就听说孙翔弑君,直接冲杀进来了。
周泽楷,王杰希,喻文州,陶轩,孙翔……这些人,在原本的那位邱非的记忆中,都是有的。
所以邱非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至于其他的情敌和他一样穿来了这种事,他当然不知道。
那么多朝臣争吵完,他就开始检查起宫中的防卫。
他心忧皇帝——虽然只是个什么都不记得的NPC,可哪怕有一些老师的气质,他都会担心。
重点看管陶轩送来的这个很可能是奸细的周贵人,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而,周泽楷射击的动作他全程都看见了。
这么黑的夜,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小的一只蝉,他只是一抬手,没有瞄准,没有停顿,没有犹豫,就好像练习了千百万次。
就好像不是他的子弹要打中什么东西,而是那样东西,就必然长在他的弹道之中。
从拿到枪的那一刻,那个腼腆的,谦逊的,害羞的小男孩就像变了一个人。
现在这个男人身姿挺拔,容貌俊朗,英气斗牛冲天,就像游戏里的一枪穿云。
夏日的黑夜,沉闷湿热的空气里,仿佛每一颗水分子都在告诉他。
这个拿枪的人。
他是王。


果然不愧是和枪王同名的人,还是说,这个恋爱游戏,就是这样设定的?
邱非感到血液都激烈地涌动了起来,他紧了紧手里的长矛。
说起来,他还从没跟这位所谓,新的荣耀第一人战斗过。


 

评论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