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all叶】叶学长与他的老司机们

二十四桥明月夜:

Katsu:



点文系列一发完w








 @SmallDiaphanous 








ooc有,私设有。








小天使点的大学校园每天都有人骑车来载叶修修上课的辣种温馨甜蜜吃豆腐文w








反正是校园向……都让开,我要带沐秋大大!我要写伞修傻白甜QAQ








大概是妹子腐女设定,然后算是已交往设定吧,反正老叶一直嫌弃但默默纵容着他们。












【正文】








  00.








  “在这所著名的荣耀大学里,你可以不知道韩教授生气的时候有多恐怖,你可以不知道兴欣社的魏指导员有多猥琐,你甚至可以不知道冯校长带帽子是因为有秃顶……但是!你一定要知道这两个人——两个成绩全优近乎全能但天天结伴逃课导致学分一分不剩而被迫留校三年还死不悔改的千古奇才——”








  “叶修和苏沐秋。”








  “但今天伞修不是主场,今天我要和你们讲的是一个人物丰富剧情很苏的大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你几乎可以找到你推的所有大神学长甚至老师。这个故事名为——”








  “叶学长与他的老司机们。”








01.








  “哦呦,怎么就你一个人?”








  “开学第二天,小戴拉着沐橙去扩充势力了,其他人不知道。”








  楚云秀听声就知道来人,连眼睛都没抬一下,懒懒地趴在桌子上拿着铅笔在草纸上勾勾画画,叶修听到‘势力’两个字下意识眼角一抽,表示不是很想明白她们这个邪教。








  “哦,我走了。”








  “等等,你给我回来!”楚云秀突然叫住叶修。








  “干嘛?要给我看你打得草稿?”叶修叼着一根棒棒糖,倚在门边。








  “说得好像你能看懂我鬼画符的草稿一样。”楚云秀十分不淑女地翻了一个白眼,“今早你自己来的?”








  叶修啃着棒棒糖摇头:“大眼载我来的,还被他坑今天中午要陪他吃饭。”








  楚云秀闻言一脸的嫌弃:“又不是你掏钱,有人请吃饭还叫坑,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但我想吃泡面,他非要领我去吃拉面。”叶修的小表情委屈极了,因为各种原因他已经快两个月没有吃泡面,这两天特别想念酸菜牛肉面那Q弹酸爽的滋味。








  “……” 别说了,要走快走别留在这里伤害我。








  上帝仿佛听见了楚云秀的心声,召唤出来了王杰希。








  “叶修,我们早上约的是几点?”








  王杰希突然悄声出现在叶修的身后,一只手冷不防地从后面绕上来精准拽出了被叶修含得亮晶晶的棒棒糖,又绕到叶修的面前淡定地放嘴里尝了一口后塞回还目瞪口呆的叶修的嘴里,完事还一本正经道“太甜了。”








  “卧槽,嫌弃你别吃啊!”……感觉重点不太对的样子。








  王杰希嘴角勾着伸手揉了揉叶修染上粉红的耳廓,凑上前恶意哈了一口气。








  “有你,甜度正好。”








  “噫,肉麻死了,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暴露你老司机的本性。”叶修顶着通红的耳朵后退了两步,为表嫌弃还特意搓了搓胳膊。








  “……哪来的女孩子?”








  “你上前几步站在我刚刚那个位置,转身就能看到靠墙画鬼符的楚云秀。”








  按照指示成功和楚云秀大眼瞪小眼的王杰希:“……”








  “哦,楚队好巧,一起去吃拉面吗?”








  “……不了。”








  面对一本正经地王杰希楚云秀到嘴边的哲学全部咽了下去,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思想问题的楚云秀心累地摆了摆手。








  你俩快滚吧,在我瞎之前我还要赶出这幅王叶。








  “杰希大大,打个商量我们回宿舍,哥请你吃泡面好不好?”








  “今早在车上抱着我腰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谁叫你骑个车跟骑扫把似的!我都两个月没吃泡面了!”








  “乖,你最近胃不好,先养养……”








  直到谈话声渐渐消失,楚云秀才从后门回到了座位上,亡羊补牢般捂住耳朵,面无表情掏出手机打通苏沐橙的电话。








  “沐橙!我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楚云秀用比平时大了一倍的音量来表达自己痛并快乐着的情绪,没想到那边苏沐橙的音量更大。








  “发QQ!黄!少!太!吵!了!”








02.








  “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天还会一样开,老王节操一去无影踪,我的老叶现在他还没回来!别个那哟哟啊别个那哟哟,我的老叶怎么还没有回来!太阳下山明天依旧爬上来……”








  小礼堂里,黄少天抱着麦克风鬼哭狼嚎,配合环绕式音效简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苏沐橙和戴妍琦听得痛哭流涕拍手叫绝。








  “这招太毒了,小戴可能坚持不到记完素材了……”戴妍琦幽怨地盯着台上黄少天撕心裂肺般的无限循环那么两句话,黑完王杰希黑肖时钦然后黑江波涛,最后顿了两秒干脆连喻文州也黑了进去,心脏3+2黑了个遍后又开始念叨。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老叶!这几天都是他们心脏早上送老叶,中午就把人揪去吃饭,一吃就吃到午休结束!老叶天天逃课下午还找不到人!晚上就和苏沐秋一起回宿舍!这还是人过得日子吗!老叶和苏沐秋两人偷养的那条狗见老叶的时间都比我多!”








  苏沐橙从外面回来拿起旁边的喇叭,“行了,这才出去十分钟,别嚎了,叶修喊你去对街那家拉面馆吃饭。”








  “哈哈哈哈老叶还是心疼我!王杰希傻了吧哈哈哈哈!”








  黄少天放下麦克风扬长而去。走出门之前的最后一帧帅得仿佛刚刚的神经病不是他一样。








  “人都走光了。”








  “嗯哼?”








  “从开始小戴就想问了,黄少可是学校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就算对手是心脏3+2也不至于一眼都见不到啊。”








  “小戴前途不可限量啊!”苏沐橙带着欣慰的笑容摸了摸戴妍琦的脑袋,颇有点儿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意味。








  有前途的小戴眼睛一亮。








  “姐姐可是知道什么内幕?”








  苏沐橙笑眯眯地点头,“说来有点儿不好意思,黄少豆腐吃得太狠被我无意撞见,叶修恼羞成怒炸毛了。这几天是叶修修理他躲着他,黄少其实也知道,但这种事情也没法明着抱怨。”








  前途不可限量的小戴眼睛都开始冒绿光了。








  “姐姐可否再细说一二?”








  “不可。”








  苏沐橙笑得高深莫测。








  “并非我吊胃口,实在是不可描述啊。”








03.








  其实事情并没有苏沐橙说完戴妍琦想得那么R18,但苏沐橙要是真说出来也和口述小黄文差不多了。别说从叶修隐晦炸毛隐约可见的羞耻度,就是苏沐橙自己平时写文都至多一句【两人正颠鸾倒凤不止天地为何物】含蓄到不行的略过去。








  这两天黄少天自己想想都会一边傻乐一边脸涨得通红。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清晨……








04.








  根据荣耀大学的校规,出勤率不够是要被退学的,但学分不够不会,只是学分不够就不能毕业而已。所以即便是这种刮着小风下着小雨适合睡觉的天气,叶修也得拖着懒洋洋的身体起床去学校报告。虽然他在韩文清面前晃一头后撒腿就跑,但也是保证了出勤率。








  叶修打着哈欠从二楼宿舍窗户探出个脑袋,“哟,少天来得挺早的嘛。”








  “我去你别回去接着睡啊!不早了快点下来!喂!”








  “吼什么吼,扰民啊。”








    黄少天刚气急败坏地喊了两句就被出现在门口半眯着眼睛分不清是嘲讽还是没睡醒的叶修打断,被叶修手里拎着的一件黄不啦叽的半透明雨衣糊了一脸。








  “下雨光加外套有什么用,不知道带雨衣啊?白痴。”








  黄少天难得安静地披上雨衣,围着叶修转了两圈。








  “你干嘛?”








  “我在看你的那件雨衣藏在哪儿了。”








  叶修微妙沉默了几秒,看向黄少天的眼神仿佛在看智障,“我没带啊。”








  黄少天又是难得的安静,手上动作倒是干净利落地脱下雨衣就要往叶修身上套,叶修动作更快一步握住了黄少天的手,不由分说就把人往停自行车的地方带。








  “行了,骑车就十分钟的路,和我在这墨迹是不是傻。”








  “直接说担心我又不会怎样。”








  黄少天快走两步和叶修并肩,小声嘟囔了一句,叶修听见后勾了勾唇角没理他。黄少天知道这两天自己感冒还没好,也不逞强,默默捏紧了雨衣的领子,另一只被叶修拉着的手反扣,一点点摩挲着叶修的掌心直到十指交握。握住后,黄少天悄悄往旁边瞄了一眼,叶修微微抿着唇,像是在隐忍他之前小动作带来的感觉,苍白肤色晕上的绯红格外显眼,点点雨珠顺着侧脸渐渐向下隐去。








  叶修的手真的很敏感啊,都红到脖子了。








  害羞的老叶真可爱。








  黄少天这次思考赶在说话前,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开口破坏现在的气氛了。








05.








  “今晚我和沐秋送去修的车就能取回来了,天天载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容易。”叶修一只手松松环着黄少天的腰,突然开口。








  “……哦。”黄少天一噎,半晌才若无其事地回过神,“哎呀我们又不嫌弃你,载你还能强身健体呢,再说了不载你那个后座还有何用武之地,况且自从你俩上回逃课自行车双双报废后都已经过了一个学期了,八成是修不好了。”








  “……”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是,“其实我走过去也就二十分钟。”








  “不行,万一你迷迷糊糊撞树了呢?”黄少天义正词严。








  “那是你。”叶修万分心累。








  “我不管,载自己喜欢的人去学校多有情调的事!”








  受到会心一击的黄少天开始耍赖,那语气让叶修直接想起黄少天有次赖在他宿舍地毯上满地打滚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








  “你想想你前脚载去学校的人后脚就和别人逃课出去浪,还有情调么?不憋屈啊少天大大?”








  “吱——”








  到了。








  黄少天停好车,脱下雨衣和外套给叶修套上。








  叶修起初只是以为黄少天要还雨衣,等黄少天连带着外套一起脱下来给他套上时叶修才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你外套给我干嘛?”








  “我怕你一会儿着凉。”








  “啥?唔……”








  黄少天将人扯进怀里,堵住叶修所有的疑问,越吻越深,越吻越用力,叶修直接懵逼了,被迫承受黄少天有些疯狂的力度。不知道是不是话太多精分了,平时那个被叶修欺负得天天炸毛的黄少天此时硬生生让叶修产生一种霸道总裁的错觉。








  黄少天轻轻在叶修唇角一抹,抵着他的额头平复呼吸,近距离地看着那人垂着眼,红肿的双唇微张,像跑了八百米一样红着脸轻喘着,被毛毛雨打得有点儿湿的衬衫隐隐约约透露着里面肌肤。








  “叶修。”








  “……干嘛。”








  黄少天除了炸毛喷垃圾话的时候极少叫他叶修,都是老叶老叶喊个不停,但每次这么正经说出叶修这两个字后,总会蹦出那么一两句让叶修心跳乱拍的话。








  “是很憋屈,非常憋屈。”








  “所以这学期好好上课,和我一起毕业。”








  “……”叶修沉默了片刻,直了直身子。








  “算了。”








  “不是和你,是和你们,你们这一届大四。”








  本来已经沉下去的心看见叶修那一抹轻笑又暖了过来。叶修笑得淡,但眉宇间尽是温柔,衬得那浅淡的弧度愈发的暖。黄少天抱着叶修在他脖子上轻咬了一口。








  “反悔也没用了,我会盯着你把学分修到及格线!”








  叶修捂着脖子无奈地点头。看黄少天笑得阳光灿烂,尽管以后不能日常愉快逃课了,但叶修的心情就是没由来的好。








  “哎呀老叶,你最近是不是吃胖了?”








  衬衫被撩起,黄少天的双手覆上叶修腰侧捏了捏,激得叶修一个哆嗦一巴掌糊上了黄少天的后脑勺。








  “卧槽这可是公共场所!”




 




  他们果然不适合温情的场合。








  黄少天大大咧咧地四处看了一圈,“放心,大四这边这个点儿哪还有人。”








  但叶修明显挣扎地更厉害了,之前拍后脑勺的手干脆捏在了黄少天的后颈。








  “我去你还要对哥做什……”叶修说到一半,突然整个人瞪大了眼睛僵在那里,“沐橙你站住!你知道你看见了!”








  黄少天闻言松开了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苏沐橙一脸讪笑地以一个慢镜头转过身,一步两步磨蹭过来。








  “其实我也没看见什么,也就刚刚那么一幕。”








  叶修十分善解人意地站在苏沐橙的角度为她着想了一下——哦凑这不是最容易误会的画面吗?!








  “别误会,你刚刚看到的视角问题,实际上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苏沐橙不客气地拆台:“得了吧,从方锐那就知道真诚的眼睛都是用来骗人的。别狡辩了,我已经目睹了全过程……”








  糟糕,把自己的台也给拆了。








  苏沐橙:“再见。”








06.








  “我的拿回来了,你的依然扣在那儿了。你是不是平常太损了,刚推出去就轮胎就漏气了。”








  苏沐秋拉着叶修在宿舍区后面的林间小道散步,说道今天下午去取车的事情一脸郁闷。








  “要不你实在不行换辆新的吧?” 








  “我觉得你应该考虑换家修理厂。”








  “之前都换了三家了。”苏沐秋瞥了眼叶修,“你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停住,反手拉着苏沐秋奔向旁边的长椅。








  “不是王杰希的诅咒就是喻文州的禁术,可能其他人也加了些什么buff,他们白道太强大了,我们黑恶势力斗不过。”








  苏沐秋侧身一躺,枕在了叶修的大腿上。








  “就为了载你去报到他们也是煞费苦心。”








  “听起来你这是心疼他们?”叶修笑。








  “心疼我自己,等下周回去上课就只能在午休和晚上回宿舍的时候看见你了。”苏沐秋撇撇嘴,“伐开心。”








  “要抱抱?”叶修挑眉。








  “不,回去床上抱。”








  “噫,苏沐秋你这个老司机。”








  “啧,叶学长,都一把年纪了装什么小纯洁。”








  “你妹出去卖安利的时候有句台词很好的把我和你们一群老司机区分开,简单粗暴证明了我就是比你们纯洁。”








  “什么?”








  “叶学长和他的老司机们。”








  苏沐秋笑瞥了叶修一眼,想了想又拉下叶修在他唇上印下温柔一吻,望进叶修一双明眸。








  “那学长,打卡上车啊?”












【END】








还债进度:19184/23200








这个点文脑洞正好让我可以还掉昨天说的4000+,共4649字。但是国庆过了你懂的,晚上十一点半开始码,我觉得我大概要废了,帮忙检查捉虫啊w








如果写废了小天使轻点打啊,发现我题目不正经文风就无法正经起来,没写出那种温馨的感觉果咩QAQ










评论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