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all叶】甜品里面藏着什么√一发完

爱吃辣的猫_初三汪弧比较长:

【all叶】甜品里面藏着什么√一发完


#all叶#


#生贺文#


#东流太太生日快乐!#


#ooc预警,自带粉丝滤镜,不喜误入#


#私设大家都是甜品师#


#叶修是甜品小精灵#


#全文画风鬼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部分介绍来自于百度百科,侵删#


——————————————————


1.『王叶』泡芙里面藏着对奶油的爱


王杰希沉默着盯着眼前的目测只有15厘米左右的一个小人坐在自己刚做好的泡芙上。


“呦,老王,好久不见啊!”穿着咖啡色风衣的精灵扇了扇翅膀,从泡芙上跳到了半空中。


“恩,最近去哪了?”王杰希伸手接住了停留在半空中的叶修,另一只手从烤箱里拿出了一个泡芙,“趁热吃吧。”


“啊,最近不是在教邱非那个孩子做蛋糕的裱花嘛,你想到我会来了?”叶修抱住了差不多和自己头那么大的泡芙,因为刚从烤箱拿出来,泡芙上残留的温度让他不得不两只手轮流换着拿,“这次的泡芙看上去不错啊。”


王杰希用手指微微撑着泡芙,摇了摇头,“没有,刚做好的,你来的正巧。”其实王杰希每次做好了甜品都悄悄地留下那他最为满意的一份。


叶修“哦”了一声,然后用手撕开了一块泡芙外层,浅黄色的外衣上粘着金黄色的焦糖和白色的糖粉,在灯光的照射下晶发亮,露出的馅料是抹茶口味的奶油,淡淡的茶味在空气中弥漫开。


入口的泡芙外衣口感松脆,配上甜甜的焦糖,抹茶的奶油入口即化,甜蜜中夹杂着独特的苦味,变化的味道让叶修眼前一亮,两三口就解决了一个对于他来说不小的泡芙。


王杰希全程就静静地看着叶修,等到他吃完了便递给他一张餐巾纸,“好吃吗?”


“好吃啊,不愧是魔术师大大,这口感,啧,能比得上我了。”叶修拿过了纸,感叹到,“就是这次的奶油放的有点多,可以在里面加一点果粒。”


要是别人听到这样的话可能会反驳几句,王杰希笑了笑,用手轻点了一下精灵的额头,在旁边的纸写了什么,“如你所愿,欢迎下次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叶修揉了揉被点的地方,身影慢慢的变得透明,“我期待啊。”


叶修你知道吗?


面包把对奶油的爱深深藏进了心底,于是有了泡芙。


我对你的爱亦是如此。


你愿意看我的心吗?



2.『周叶』萨芭雍的草莓藏着幸福


周泽楷是轮回甜品店的首席甜品师,以有着精致的外观与妙不可言的口感意大利甜品而著名。


其中他最为著名的甜品便是萨芭雍,完美的把两种截然不同的风味融合在一起,在荣耀甜品大赛第八赛季中率领轮回夺得冠军,同时那道萨芭雍也一举成名,被称为荒火碎霜。


叶修坐在盘子的边沿,看着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周泽楷,觉得有点头疼。


萨芭雍确实很好吃,但是身为一只资深甜品教科书的叶修很清楚这种看似无害的美食的主要材料——酒。虽然说酒作为配料在甜品中并不是很少见,但是叶修确实不能喝酒。


“叶修,不可以吗?”周泽楷盯着叶修看了半天,却发现对方眼神飘忽,明显是在开小差,心中难免有点失落,“那我做点其他的吧。”


看到平时腼腆的后辈这个样子,叶修也有点不好意思,回想一下,这种巧克力sabayon口味用的朗姆酒酒味芬芳且度数并不是很高,也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于是便阻止了周泽楷端走盘子,“不能吃太多,但是我可以吃一点,我们一起?”


“恩,一起。”年轻的糕点师点头。


考虑到萨芭雍是有着浓稠柔细的蛋糊,周泽楷特地找了一个比较小的勺子,但无奈叶修拿不动,只好两个人共同用一个勺子。


温热的蛋糊散发着浓郁的蛋香以及因为烤后的焦香,入口后缠绵的酒香味在口中弥漫,温温软软的巧克力也让叶修幸福地眯了眯眼睛。


而夹杂在其中的草莓则是另一种风格,相对于蛋糊略显得有些凉意,也与蛋糊的甜蜜不同,草莓特有的酸甜和果香缓和了有些腻人的口感。


周泽楷单手撑着头,等叶修吃完了便将勺子伸到他的嘴边,若是有什么沾在了精灵的嘴边,他就撕下旁边的牛角面包的一角,递过去,叶修也心领神会,擦完嘴的面包也被一口吃掉了。


不一会儿,在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满满一盘的萨芭雍全部进了叶修的胃里。


“小周,唔,谢谢款待啊,”叶修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背上的翅膀微微抖动,打了一个声音极小的嗝,“很棒啊,下次我请你吃吧!”


“好的。”周泽楷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叶修身上,自然也是听到那轻微的短暂的一声,微微一笑,也没戳穿,“前辈这是要回去了吗?”


“是啊,事情比较多嘛,”叶修在空中打了个转,吓得周泽楷伸出手去接住感觉要掉下来的精灵,“没办法,受欢迎啊。”


说着便慢慢消失在半空中。


3.『喻叶』Tiramisu的意义?


正方形的蛋糕斜放在玻璃,淡黄色的奶酪和咖啡色的饼干层相互映衬,最下方的饼干颜色接近于黑色,而最上层却撒着浅色的可可粉。


叶修用手戳了戳奶酪,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微乎其微的印记,“文州啊,你还真是喜欢提拉米苏呢,每次来都能看见你做。”


“恩,前辈吃腻了吗?”喻文州停下手中的活儿,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


“怎么会,好吃的东西百吃不厌啊。”


柔软的蛋糕却混杂着不同的味道,可可粉的微苦,起司乳酪的绵柔,巧克力的甜美,味道和口感层层递增,作为装饰的樱桃裹着糖浆也让人胃口大开。


吃完了最后一口,叶修一下子瘫在了桌子上,一只手轻轻地揉着自己肚子,“不过为什么总是做这个呢?”


“唔,前辈猜猜?”


“啧,不猜。”


喻文州也仿佛是猜到了结局会这样,笑了笑没说什么,巧妙地叉开了话题,“最近少天总是吵着要和你切磋一下厨艺呢。”


“啊?不去。你别告诉他我来过了啊。”


“恩,前辈要走了?”


“啊,他们还在等我回去呢,下次再来啊。”想到自家闹腾的一群人叶修勾起了一个温暖的笑,背对着喻文州挥了挥手。


“队长队长!叶修那家伙是不是来了!?靠靠靠,居然都不来看我,亏我给他做了那么多甜品。”门被并不温柔的力道打开。


“恩,已经走了,去联系吗?”


“好啊,我跟你讲……”


喻文州出来的时候带上了门。


只留一句话在空气中慢慢挥发。


“Tiramisu。”


带我走。


————————————————————————
flag真是可怕。。。我立了双更的flag之后。。。写不出来了,然后拖了一天发现和东流太太立的flag又生效了。


看了一遍,我觉得最近自己的状态真的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二次三次遇到的事最近令我都挺负能量的,所以,我本来想写的甜甜的,然后变成了这个样子(๑•ี_เ•ี๑)


那个。。。今天开始我要努力还债了,希望能在开学前把除了愚愚的点文都结束掉,顺便写点三十题,存一下新坑的稿。


啊,那个伞修,我要隐藏起来了,然后有时间我想重新写一遍(๑•ี_เ•ี๑)


心情不好的话,其实撸毛真的很棒啊(*'▽'*)♪


希望自己能甜起来。




东流生日快乐(๑•ี_เ•ี๑)我这边和你们差了两天的时差。(划掉)

评论

热度(58)

  1. 为王叶打call!爱吃辣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爱吃辣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3. 二十四桥明月夜爱吃辣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