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伞修伞】千机散尽伞撑秋『壹』

澄晨:

【伞修伞】千机散尽伞撑秋『壹』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时与君共留忆,千机散尽伞撑秋』


     这里澄晨,『澄清之晨始于月下清湫楼』
     伞哥回归,又离去,带走了阿修的心的故事。
     BE
     尽量日更,较为短小,谢谢喜欢。


     “苏沫秋,你赶快给我滚。”
     “滚的越远越好。”
     “老子不想看到你第二次了。”
     苏沫秋怔住了,一动不动,可以说是一个雕塑了。
     叶修的嘴微微的张了一下,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的说到,“骗子,我带你回去让沫橙开心一下,然后再给我们消失,沫橙还不得哭死。”
     “我根本接受不了,也不想再来一次。”
     声音越来越小,但是苏沫秋却听的一清二楚。
     “信谁都不能信你这个是骗子。”
     苏沫秋瞬间就明白了,轻轻的搂过叶修,拍打着叶修的肩膀,说到:“我不会走了…”
     叶修什么都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推开了苏沫秋,勉强勾出一丝笑容,说到:“苏沫秋大大…欢迎回家。”
     
     一路从南山公墓打车回家,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
     回到家,叶修“呯呯呯”的敲了好几下门,用略微沙哑的嗓子喊到:“沫橙快点来开门!哥给你带回来了一个大号礼物!”
     苏沫秋根本没想到叶修会这样说,显得有些慌张,毕竟他本就已经是“死了”的人,再说苏沫橙也见证的自己的“死亡”,他这么一出现,会不会吓着苏沫橙呢。
      “来了来了!什么礼物我看……”
     门开了。
     苏沫橙冲出了门,正好一头撞向了苏沫秋,她疑惑的抬起了头——
     “哥——”
     苏沫橙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一头冲进了苏沫秋的怀里哭着。
     看到苏沫橙的举动,叶修也眼眶微湿,点起了一根烟转过头不再说话,又想起了当年苏沫秋赢了他之后,操纵着秋木苏微笑着对他说:
     “少年,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不要太猖狂。”
     自己确实有些猖狂了。
     叶修吐出一口烟雾,说到:“沫秋大大回来了,不和我pk一场吗?”脸上是标准的嘲讽脸,却带了一些意义不明的神色。
     “拿什么打,空手吗?”苏沫秋一边拍打着哭的抽抽噎噎服苏沫橙,一边苦笑道。
     过去十年了,自己的秋木苏,估计也早没了吧。
     变化可真大。
     叶修突然反手摔过一张账号卡,苏沫秋接住之后,发现这是荣耀第一区第一版的账号卡。
     苏沫秋不会认错,这是他的秋木苏,和他自己研制的银武千邪,这一切都在过于熟悉,好像这还是十年前。
     叶修勾了勾嘴角,笑道:“秋木苏,不要谢我。”
     “秋木苏到手,为了报答一下哥的努力,来pk吗?”
      2016-10-05 00:11 字数788
     

评论

热度(16)

  1. 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云胡不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