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好久沒逛LOFTER啦~跟噗浪一起撿回來。
然後開始買本本(X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佐鸣]几千长空

鹿芒:

前文: 




——




# 争端






——“你”和“我”是一切争端的开始。






从之前的对话结束后,佐助和他就陷入了无话可说的氛围之中。


并不是沉默,而是无话可说。




鸣人看着碗里用来点缀切成薄片的小番茄,只觉得牙根泛酸。




他不喜欢吃番茄,就像佐助不怎么喜欢吃一乐一样。佐助喜欢高效、快速的填饱肚子的方法,饭团是他的最爱,哪怕就算连续三天顿顿吃饭团佐助也没有任何怨言——这并不代表佐助不挑,只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十分钟爱,以至于就算天天吃也不会厌烦。




“喜欢”啊。


鸣人的目光有些放空,他夹起碗里煮的发软的面条,看着被汤汁浸过的番茄兴致缺缺地塞进嘴里。


对于小樱喜欢佐助这件事他很早就知道了,或者这早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他早几年也曾经想过,佐助能够和小樱在一起的话应该也是件好事,但佐助并不这样认为。




“我若是对她有过那种想法,就不会等到现在了。”佐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坐在一旁更换断臂上的绷带,那时的他对于回到木叶的要求并没有接受。


“但是小樱等了你这么久……”


“跟这些没关系。”黑发少年松开牙齿,绷带已经缠得十分有模有样,他的语气微沉,将他的眼神投到躺在病床上的金发少年身上,“我对她,没有任何超出同伴的想法,仅此而已。”




后来鸣人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再也不想提及的原因是因为佐助当时的眼神仿佛是夜雪,一瞬间将他全部都沁透,冰冷又毫无感情。佐助在生气,那是毋庸置疑的。鸣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生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哪句话冒犯到了他,所以最后就只能选择缄默。


在他当上了火影之后,无论木叶高层以何种方式威逼利诱,要他帮忙“传承写轮眼”的计划,鸣人总是各种敷衍了事,让木叶高层很不满——但鸣人不觉得后悔。




因为和佐助那种仿佛好像被他背叛了的眼神相比,木叶高层的冷言冷语就不那么重要了。况且,鸣人也不喜欢转寝小椿用那种衡量商品的语气来评价佐助,所以他上任四年就已经和木叶高层势同水火,仅仅只是为了表面的和平而在互相维持着友好的假面。




这次再提及这个问题,是因为这次他搞砸了相亲会谈,木叶高层的矛头,就要正式对准佐助了。




从佐助刚回来的第一年开始,以转寝小椿为首的木叶高层就很明显的带着威逼利诱的意味,在为他和佐助的婚事寻找最大的收益方法。对于是否能够完整控制“九尾人柱力”和“写轮眼及轮回眼”是火之国大名最为关心的问题,他不希望忍界最强的战斗力为别国所夺,而木叶高层则是希望握住这两个砝码来要求更多。


身为“七代目火影”的自己能否跟别国联姻,一方面能够获得军事和财力上的支持,一方面也可以生下九尾之力的四代人柱力;而宇智波家的末裔,要在木叶的范围内与适龄女子结婚,生下继承了写轮眼和轮回眼力量的继任者——无论如何,他和佐助都要被作为商品自由买卖,不能反抗。




转寝小椿并不会去考虑佐助是什么想法,小樱又是什么想法,她考虑的只有木叶。




鸣人看着对面坐着的黑发青年,比起少年时期的桀骜不驯现在的他已经褪去了那种棱角,虽然说不上温和,但也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他把佐助带回木叶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或许佐助更适合在旷阔无垠的天空振翅翱翔,而不是在这个地方,被所谓的木叶顾问逼迫着去结婚直到被榨干人生的全部价值。




“我吃饱了。”


“等、等等佐助……”鸣人下意识地喊住了佐助,等到佐助用眼神询问他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脑海之中却一个字都想不出来,正当佐助转身要走的时候,鸣人顾不上碗里还没吃完的面,他拽住了佐助的衣袖,“喝酒吗?”




*




说要喝酒的人酒量往往不如何,虽然他自己的酒量也一般。佐助把玩着手中的酒盏,神色慵懒的看着对面喝得两颊绯红唇色水润,一双蓝眸湿润到下一秒就好像要哭出来的鸣人。


鸣人抱着已经空了的酒瓶,一个劲的把脸给蹭上去,小声说着“好舒服好凉”,然后停顿一会儿又开始傻笑。




佐助没有打扰对面酒鬼的余兴节目,就只是静静看着他。


他们之间很少会有这样可以“和平”的相处时间,就连卡卡西都笑谈说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没有长大,还是昔日少年。其实怎么会呢,木叶成为了他的家族、亲人的埋骨之地,昔日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年早就在时光的洪流之中死在了命运的齿轮下,他丢弃了那个伤痕累累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是——


佐助的眼神温柔地落在了对面的醉鬼身上,就好像眼前的人是易碎品,过于沉重的温柔会压伤了他。




只有鸣人。


惟有鸣人。




死死拽住不管不顾在黑暗之中行走的自己的衣角,敲碎以漠然作为面具的懦弱,看穿了自己的内心。


“因为我是那个唯一。”




真敢说啊,明明就只是个吊车尾的。


佐助把手中的酒盏递至唇边,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对面的酒鬼突然大吼一声:“宇智波佐助!!”




佐助狼狈的捂住口鼻,被吓了个够呛。辛辣的酒气直冲鼻头,呛得差点都要流泪,他连忙扯过纸巾,脸色不善的看着对面拍案而起的吊车尾,准备如果他还有异动就直接格杀当场。


岂料拍案而起气势汹汹的醉鬼直接踉跄的扑了过来,佐助条件反射抬手去抱,生怕鸣人不一小心被撞了个头破血流。莽撞的酒鬼在他怀里伸出手抚上他也有些发热的脸,湛蓝色的眼睛仿佛将所有星辰都收拢于此,然后佐助就看进了无尽的星河之中。




“不要不开心,我希望你能够开心。”鸣人声音带着浓重的倦意,他有点想睡,但是必须要跟这个人说清楚,“你只要,笑就好了。”


“我笑的话就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么?”


“嗯,可以啊。”




佐助看着一脸认真的鸣人,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就像在陈述事实:“可是我永远得不到他。”




原来你也有想要的东西啊,他?他是指谁?醉后浓重的倦意伸出了它的手,将鸣人的思维毫不客气的丢在了柔软的床铺之中,鸣人想说你不用担心,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帮你,可是他实在是太过困倦,连张嘴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佐助看着鸣人的手失去力气的慢慢垂下去,慢慢的离开了他,就仿佛他和他之间的相处模式。在极致的靠近之后,我会开始产生失去你的恐惧,而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沉睡之中离我越来越远。




宇智波佐助拨开了遮住他眉头的刘海,这张始终带着稚气的脸,就是他在木叶的理由。




“晚安,吊车尾。”






*




“你应该知道我今天叫你来是为了什么吧?”转寝小椿看着眼前扎着冲天辫,即使一脸恭敬但是眼神还是藏着细微的麻烦死了的木叶史上最为年轻的参谋长,语气肃穆而严厉。


“是的。”


“那么你就去通知七代目,叫他不要忘了。”


“是。”


“还有……”转寝小椿的语气顿了顿,说,“你们最好安分一点,不要以为自己做的小动作能够瞒天过海。再者就是,宇智波佐助,他已经完成任务回来了?他的婚事,也麻烦你出面跟他说清楚。”




奈良鹿丸将身体折成三十五度,送这位难对付的木叶高层出去,他的脑海之中只剩下她那双冷漠仿佛只是在讨论商品一般属于贪婪者的眼神。


看来被发现了啊。他露出一个苦笑,下一次的话,还有没有出手的机会了呢。




他看着窗外的一望无垠的蓝天,心情却丝毫没有轻快起来。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