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好久沒逛LOFTER啦~跟噗浪一起撿回來。
然後開始買本本(X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All叶】幽灵职业介绍所

西湖丶浮生醉梦:

悠悠堇:



叶修是个幽灵,简称鬼。但是他从来没有一个正经幽灵该有的样子。




他有胳膊有腿,品相端正(五官健全且基本对称),走路不飘,偶尔还扶老奶奶过马路,难得会蹿到树上帮小朋友摘气球,基本上不干正事,常年蜗居在幽灵招待所打游戏,直到今年夏天,被招待所赶出去,并被强行赋予一份工作,成为一家幽灵职业介绍所的所长,招募到了一个叫王杰希的人类助理。




王杰希不知为何从小就比较空灵脱俗,能看到些正常人不该看到的东西,能分辨出人群中的那些非人之物。




见到叶修的第一眼,他就问:“为什么普通人类也能看到你?”




叶修说:“因为我的灵力很强。”




王杰希稍微一感应,冷漠道:“骗人。”




叶修服,知道王杰希是有真本事的,遂强行把他收到麾下。




其实王杰希一开始真的是拒绝的,他上次听熟识的幽灵说过,现在混幽灵这一块儿的也出现传销组织了,万一被困进幽灵的传销窝点,那可就很难再回来了。




而且看叶修这没个正形的样儿,很像传销的托儿。




是的,当时王杰希是拒绝了的,但是当叶修每晚都出现在他梦里,并且无比深情地和他玩瞪眼游戏,一玩一整宿,第二天醒来王杰希两只眼睛都一样大了。




“我不答应你,你就打算吸走我的精气是吗?”三天后,王杰希主动找到了叶修,无比疲惫地投降。




“怎么会,我是幽灵,又不是狐狸精。”看王杰希那样儿,叶修知道他是同意了这份兼职,“放心好了,工资我会按时给的。”




“不是冥币吧?”王杰希狐疑道。




“当然不是,我像是那么没品的幽灵吗?”




“……挺像的。”




于是没品的幽灵所长叶修自己窝在开着空调的办公室里,差遣王杰希到大街上去找那些徘徊着的幽灵,带过来强行给他们安排工作,就像叶修自己曾经经历的那样。




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转世徘徊在人间的幽灵必须要有一份工作才能上报户口,不然就是黑户,一旦被城管组织发觉,就要被打到魂飞魄散。




像叶修这种常年家里蹲的幽灵还没被打死——哦不他已经死了——没被打到再死一次,是因为他走后门,攀关系。




幽灵城管组织老大韩文清是他发小,实际上暗恋他,想上他,但是他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屁股很危险。








到目前为止,叶修成功给三个幽灵介绍了工作,工作场所都在鬼屋,真的非常敷衍了事。




后来那三个幽灵也成为了职介所的常客。




一个是黄少天,外形像高中生,长虎牙,头发染黄,要是头发长得长一点,扎个双马尾,就是几年前流行的傲娇女高中生。据说乘坐幽灵电车的时候曾经遇到过痴汉,后来痴汉被黄少天代表城管大队打到魂飞魄散。




黄少天也不是什么正经幽灵,废话贼多,与王杰希合不来,很喜欢跟叶修一起玩游戏。




喻文州是和黄少天一起来职介所的小伙伴。




并且目前在同一个鬼屋工作。




他们属于人类看不见的那种幽灵,主要靠自带的幽灵气场在鬼屋里释放冷气制造阴森的气氛,不过黄少天表示这样的工作一点都不适合他阳光开朗的性格,但既然是叶修安排的,那他只好勉为其难地做一做了。




叶修把他们介绍去的鬼屋由一个和幽灵界有商业往来的人类经营,那个人类是叶修的迷弟(姓楼),别说扔两只鬼过去了,就算扔两个连的鬼过去他也会幸福地照单全收然后发给他们工资以此来提升叶修的业绩。




某次,叶修在私底下跟王杰希偷偷讨论过经常黏在一起来职介所玩(叶修不知道这两只鬼之所以总是一起来是因为都想玩他)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有没有什么不洁的同性关系。




“性关系?”




“……同性、关系……”




叶修老脸一红。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挑挑眉。




看来这还是个处男鬼。




目前已经对叶修比较有好感的王杰希越发觉得叶修对自己胃口。




舔舔唇,王杰希上幽灵论坛开始调查幽灵和人类结合的可能性。




哦,对了,还有个叫周泽楷的幽灵。




这周泽楷刚开始就有点惨了,整体严重错位,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王杰希把他扯巴回来的时候,叶修足足围着他打量了好几十秒,然后打了个响指,周泽楷的五官开始归位。




十几秒后,哇噻,大帅哥,简直就是超级变变变,可以上幽灵晚报头条。




叶修啧啧称奇,又绕着他打量了几十秒,看得周泽楷两颊发烫,只好低着头,眼神自下往上腼腆地看着叶修,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王杰希站出来,挡在周泽楷面前:“你别乱耍流氓。”有种冲他来。




叶修耸耸肩,他只是有一双懂得欣赏美的眼睛,就算是幽灵,也对外表美好的生物拥有本能上的好感,毕竟生前是人类。




可能是阎王不甘心辜负了周帅的美貌,他在被叶修把脸整正常了后,就能被正常人类看到了。




周泽楷寡言无口,基本上属于三无美男,不太适合那种突然蹦出来吓人一跳的角色,叶修把他安排到市区某游乐园的主题鬼屋,做一只从井里爬出来的帅鬼。




周泽楷也就成为了第一个在鬼屋被搭讪的鬼,每批进来的小女生总是有几个忍不住冲他尖叫,当然并不是被吓得。




周泽楷每个工作日平均要被索要几十次电话号码,也多亏了他,鬼屋的客流量大幅度上升,周泽楷本人也成为世界上第一只网红鬼,当然正常人都不知道他是鬼。




经理满面红光,每月都给他加薪。




周泽楷每星期拿着工资到职介所楼下那家叶修最喜欢的茶店买来名贵茶点去做客。




“幽灵也需要吃东西吗?”




王杰希冷眼旁观。




“就算没有生理需求,难道就不能有个人喜好了吗?”叶修咬了一口点心,“幽灵难道就没有人权吗?”




顺手把另一半点心塞到王杰希嘴里让他也尝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修觉得王杰希的表情缓和了很多。




不过周泽楷身边的气温倒是下降了不少。




这是常有的事了,叶修一直都把这当作幽灵和人类本来就不对盘,毕竟王杰希和黄少天的关系也不怎么样。




“你不用上学吗?”




周泽楷冷淡地问王杰希。




已经九月中旬了,大学也早开学了,但是每次他来找叶修,王杰希永远都在,就像职介所的地缚灵一般的存在。




“今天没课。”王杰希坐在叶修平时坐的椅子上。




“那就不用学习了吗。”




王杰希是市内名校的高材生,理应是天天泡图书馆的那类人,前几天他还听到王杰希跟叶修说自己打算考研。




“待在这里学习效率更高。”王杰希敲了敲桌上厚重的书本,意有所指,“毕竟我不在的时候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些什么,静不下心来。”




周泽楷无声地冷笑了一下,王杰希回敬他一个阴冷的眼神。




这时候像是为了缓解紧张僵硬的气氛,职介所的座机电话响了。




叶修刚接起来,那边就响起了字正腔圆的女声:“叶先生您好,您的朋友帮您买了一份人身保险……”




女人说了一长串,主旨就是要他给某银行账户汇钱,叶修很有礼貌地听完,然后道:“不好意思,我没有会为我买保险的朋友。而且我也不是人。”




女人愣了一下,骂道:“神经病啊。”




“嘟嘟嘟……”电话被对方挂断了。




叶修举着听筒,吐舌:“现在的人类真是浮躁啊。”








叶修对人类的触碰很敏感。




这是王杰希不小心发现的。




虽然在外在上接近人类,但是叶修体温还是偏低,不至于冰冷,处在二十几度左右。在这个夏天,摸起来尤为舒服。




所以王杰希的手有事没事就往他胳膊上凑,摸着光滑细腻的皮肤,王杰希低声道:“要不是我能看出你身边的气场和人类不一样,我还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是幽灵。”




明明拥有如此健康的皮肤,像是未成年一般充斥着富有弹性的胶原蛋白。




“喂,别摸了……我说真的。”




叶修的声音有点奇怪,王杰希诧异地看过去,发现他一直苍白的脸上竟然晕出了一丝粉嫩。




事实上与人类的肢体接触,哪怕是轻微的一小部分,都会让叶修产生麻痹一般的酸软感,强烈的生命力让他呼出暧昧的气息。




现在的表情好色啊。




王杰希也跟着脸红了起来,默默地放下了手。








世界上的幽灵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知道为什么能被人类看到摸到的,如叶修、周泽楷。




一种是以物质外的形式存在,无法被人类触摸发觉的,如黄少天、喻文州。




而这两种幽灵,一年中有两天能更换他们的存在方式。




一天是清明节,另一天是万圣节。




“明明是中国的鬼,为什么要过万圣节?”王杰希皱眉。




“明明是中国的人,为什么要过圣诞节?”叶修反问。




“……”




面对无言的王杰希,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幽灵也和人类一样,喜欢凑热闹嘛,顺便多了一个送礼物和收礼物的借口,多好啊。”








距离万圣节还有三天,职介所已经有浓厚的节日气氛,整体装扮相当明亮。




“我还以为你们会把这里布置成鬼屋。”王杰希打量了一圈亮晶晶的室内,与万圣节的气氛相去甚远。




“拜托,我们平日里在鬼屋都快呆吐了好吗,在万圣节布置鬼屋是人类才喜欢干的事,哪个幽灵会在万圣节到鬼屋玩啊。”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打电动,喻文州在烤曲奇,周泽楷把从顾客那里得来的万圣节糖果剥开喂给叶修。




“南瓜味的?”




叶修咂了下嘴,“这味道……很奇特。”




“有多奇特?”周泽楷问。




“你自己吃个试试。”




“南瓜味的只有一颗。”




“嗯……”叶修想了想,冲周泽楷勾勾手指,周泽楷乖乖地凑过去,叶修让他“啊——”地张嘴,周泽楷就“啊——”地张嘴,还无辜地眨着眼睛。




叶修把舌尖伸出来,粉红的舌尖上是橘黄色的糖果,沾染着唾液闪闪发亮。三秒后叶修又把糖果卷了回去。




见周泽楷表情愣愣的,叶修笑道:“小周,你要警觉一点嘛,万一我真要把这颗糖给你怎么办,多不卫生啊,还占了你便宜。”




周泽楷委屈,一脸“那你快来占我便宜”的表情。




旁观的一人两鬼松了口气,差点以为叶修的智商直线下降到要被周泽楷的美色所套路。




“就是,叶修吃过的多不卫生啊,周泽楷你知不知道好多病菌都是通过唾沫传播的,一不小心就会死掉。”黄少天看上去是周泽楷贴心的小伙伴,实际上心里已经用各种违禁词问候了周泽楷很多遍。




“我们已经死了。”周泽楷对着别人就没了装无辜的心情,语气很冰冷。




黄少天毫不在意,他早就知道周泽楷就是个表里不一的心机屌,不像他们老叶虽然嘴巴坏坏的,但是实际上是世界第一的可爱。








万圣节当天,四只鬼和一个人一起在大街上游荡,近几年万圣节的气氛越来越浓厚,大城市里还有化妆游行。




叶修看着那一张张五颜六色千奇百怪的脸,拿起王杰希的手机咔咔地拍了好几张,憋笑道:“你们人类对幽灵到底有什么误解?”




王杰希无话可说。




至少他认识的幽灵们看上去都比这条街上的人正常多了。




叶修边走边笑,笑得有点夸张,引来旁边人的侧目。




黄少天买了个笑面狐狸面具给他:“这个适合你。”




叶修看了看:“我觉得更适合文州。”




周泽楷摘了个兔子耳朵的递给他:“这个好。”




“你认真的吗?”叶修接过,还真在脑袋上比划了一下。




“还是这个适合。”喻文州拿了个鲜红小恶魔角。




“我觉得还是猫耳朵好,传统的萌是不管过多久都不会过时的。”一个声音突兀地插入交谈。




“……你谁啊?”黄少天疑惑地看着突然插进他们谈话的陌生人……不对,这个气息应该是陌生鬼。




“我?”陌生鬼长得俊俏,桃花眼,捏着个猫耳发箍,笑嘻嘻地盯着叶修,“我是他男朋友啊。”




“……”叶修显然有点怔忡,表情似乎很复杂,又好像没有什么表情。




三秒后,他飞起一脚踹上这鬼的屁股,鬼的惨叫比人类还要凄厉。








苏沐秋和叶修在生前就认识,基情深厚,不过苏沐秋死得早,一切还没开始的故事都无疾而终。




后来叶修成为幽灵, 找了他很久,但是没找到,以为他已经转世投胎了,于是便放弃了寻找。




没想到这个没脸没皮的现在居然像个没事鬼一样地出现了,还在他隔壁搞了个婚介所,专门给幽灵介绍对象,有次叶修去做客,苏沐秋拿了一堆自己的自拍照煞有介事地说:“叶修先生,我们事务所经过系统性的精确查找,找到了你可能……不,是一定感兴趣的人。你有兴趣看一看吗?”




“没有。”




叶修拒绝得很干脆。




“不要这样啦。你就看一眼嘛,你一定会喜欢的啦。”




苏沐秋整个人都趴在了叶修的身上,语气诚恳,表情真挚,就是手脚有点不干净,右手已经伸进了叶修的下衣摆。




“梆梆梆——”




王杰希拉开门后敲了敲门。




“哪有人进门后才敲门的啊,还敲得那么用力。”




苏沐秋道,“叶修你家打工的真不懂礼貌。”




“轮不到你来说。”叶修把衣服里的鬼手拉出来,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苏沐秋的后脑勺。








叶修最近又为几只幽灵介绍了鬼屋的工作,那几只幽灵也莫名其妙就成为了职介所的常客。




职介所最近越发热闹了起来,王杰希真对叶修沾花惹草招蜂引蝶的功夫感到无奈。




叶修也对越发拥挤的空间感到了不适应,再加上苏沐秋这段时间似乎迷上了用网上流行的一些小清新文艺情话来恶心他,由于这实在是太非主流了,于是他每天都锻炼着非常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你放弃这种充满恶意的行为呢苏沐秋同志?”




叶修不止一次用温柔得能杀死人的语气问道。




“除非死亡将我们分离。”苏沐秋深情地说道。




“可是我们他妈已经死了。”叶修难得爆粗口,就差没咬苏沐秋一口。




“对嘛,我们都已经死了,所以就看开一点,戾气不要这么重。来,我刚才看到一句不错的,我给你念念。”苏沐秋清了清嗓子,“如果你想要与某人共度余生,那么你就会希望余生尽早开始。”




叶修随口接道:“可是我们的余生很长。”




“那不是很好。”苏沐秋微笑。




叶修沉默片刻,微阖上眼睛,从鼻腔中轻哼了一声:“你来得太晚了。”




“是的,我很后悔。”苏沐秋摸了摸叶修额前柔软的发丝,“所以我们私奔吧。”




“你休想!”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人和鬼这下终于按捺不住了,职介所的门被大力地推开,露出偷听者的全貌。




苏沐秋露出一脸可惜的表情:“你这门隔音太差了,下次爷带你去买扇新的,顺便把我们新房的家具也买了吧。”
















(……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这样一个奇怪的故事。其实应该在上上个月的万圣节发的吧。)


评论

热度(1586)

  1. 修修至上主义者西湖丶浮生醉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