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

最近生病中,白血球你們不用集體找我報到啊啊啊啊(發燒

有幸遇見,最好的你(們)。
只有我覺得每天的天空都很漂亮嗎?\(^o^)/
基本上不打理,只看過去喔喔喔喔
要畢業啦,要失業啦阿啊啊啊啊⊙_⊙(#胃疼
為啥我想不開,讀會計啊啊啊啊。
稅制好亂,這不是增加zf人力成本嗎?
難道用個電子化跟網路化這麼難這麼危險@_@
文筆隨著讀到大學沒有國文課跟會計的出現,已經炸掉了←_←
原則上不批評,頂多有些感想,不過沒打出來馬上就忘了。←_←
常常把喜歡的東西打在手機裡(關鍵詞形式)然而打不出東西。
一直都很懶,也對與人相處這件事難以掌控而抗拒,希望世界和平,彼此包容。
欲壑難填喔喔喔喔。
太蒼白的白紙(¬_¬)ノ,寫不出東東。

萌cp這件事,固然我yy了很多,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是他們,心中是明白的,不論旁人怎麼看,那些給我感動的人物一直在他們的世界裡活著。而一千個人會有一萬個看法(我會腦補剩下的ovo),所以不要為此失去底線,失去理智,失去尊重,失去包容。而該爭取的,該明白的我想很多人都清楚。

【伞修】给我一个名字维持心跳 序章、甦生

我竟然現在才看到這本喔喔喔喔喔(至少我看到啦\(^o^)/

嘆息地掌櫃的_宇智波青嵐:

*CP:伞修 / 夹带喻黄周翔双花方王等


*时间线:接续原著之后


*有不科学的现象,是伞哥努力奋斗拼搏的热血jump系故事(并不


*接龙文,隔日更(吧?


*合文者:  @狐絳 




----------------------------------------------------------------------------




  少年眉目如畫的那個瞬間,就是神明,也被觸動了。

  ***

  那是不為人知的規則,世界上每個於各方面表現傑出的人才都是決定世界前進方向的一個基準,各大領域、各個層面上,這包含了雖然小眾但也越來越有影響力的電子競技。


  而榮耀身為電子競技的一個新的龍頭,自然也在這樣的規則覆蓋下。


  身為榮耀第一人的葉修作了個夢,準確來說那並不能被稱作是夢這種不算真實存在的東西,那是確實發生過的事情,只是葉修本人並不知道,並且在聽聞了一切醒來後,將所有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那是他剛帶領著興欣拿到了第一個冠軍,也是他最後一次帶領興欣拿到的冠軍之後的夜晚。


  夜涼,淺眠的人又睜眼就發現自己被捲入了一個完全不知道是哪的空間,白霧籠罩的地方中只有刻著名字的墓碑沉默地佇立在他面前,那是他每年都要看一次,一看就看了十年的墓碑,他一點也不會陌生。


  蘇沐秋。


  「嘖嘖,哥還沒親自去跟你說就先夢到你,你是要多麼陰魂不散啊蘇大大。」抱怨的說著,葉修蹲在了墓前,數落著就連夢中都要來擾他安寧的人,雖然他也打算好了過兩天就去跟蘇沐秋說他又再度奪冠的事情。


  說起來前陣子因為高強度訓練加上高度集中精神,他已經很久沒有特地去想蘇沐秋了,所以這算是放鬆之後的反彈嗎?葉修嗤笑,手下意識的往口袋一摸,才要吐槽自己在夢中怎麼可能會把冠軍戒指帶進來,就被摸到的硬物噎住了要出口的話。


  「實在是……」看著被自己摸出來的戒指,居然被自己噎說不出話來,葉修失笑。


  「之前我拿了的三個冠軍不能算到你頭上,不過這次是用你留下來的君莫笑,也算是跟你一起拿了冠軍吧,沐秋。」葉修很少這樣叫蘇沐秋,大多時候他都是連名帶姓,或者調侃的喊著蘇大大,只有在極少數的時候會叫對方沐秋。


  包含了當年他幫蘇沐秋處理後事的時候,也包含了他一臉淡然的看著蘇沐秋墓碑的現在,那麼多年過去了,葉修想,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你……。」葉修想了想也沒有明白自己還需要說些什麼。


  其實什麼也不需要說。


  「我可是留下了給你超越的機會,也不過就是四個冠軍,你可要想辦法追上來啊。」然後葉修什麼都沒有繼續說下去,既然連冠軍戒指都可以出現了,他往口袋再摸,習慣的抽出了菸,吸了一口。


  早就已經過了悲傷春秋的年紀,也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輕狂的少年。


  蘇沐秋過世的十年中,他持續著自己的夢想,也延續著蘇沐秋的夢想,一步一步走到了現在這個高度,葉修輕笑,不是嘲諷的笑法,就只是個簡單的笑容。


  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已經滿足了,也就足夠了。


  只是這樣一個緬懷蘇沐秋的夢境對葉修而言並沒有特別的不同,至少不會特別到讓他忘記了的程度,葉修之所以會忘記這個夢境的原因只是在於他剛說完要讓蘇沐秋追來的話後,那個除了他就沒有別人存在空間忽然傳來了兩道聲音。


  那是兩個神的賭注。


  雖然開始的理由莫名其妙地讓很久之後想起來一切的葉修罕見的也沉默了,畢竟就他的想法看來那真的是要閒的蛋疼無事可做的無聊人才會想出來那麼折磨人的事,雖然他很不想要承認自己就是被折磨的那個人。


  葉修的記憶中沒有那兩個神的模樣。


  那本來也就不是會於人類眼中留下存在的神明。


  「我說,他做為一個領域的代表人,身為維持這個世界的地基,怎麼會對一個早逝的凡人有這麼過度的思念?越來越不能理解世界究竟想要前往什麼樣的方向了。」第一道聲音淨是不滿。


  在祂的立場而言,祂們是被氾濫成災的思念觸動才特意用了夢境為媒介,將葉修所思念的事物映像,而得到的答案竟只是個早逝的凡人,祂實在說不上多滿意。


  雖然做為神明祂們除了不死以及有點特別的能力以外就沒有什麼不同,但對於人類這樣會因為一個人而有著如此強烈的情感的存在還是無法理解。


  無法理解到……覺得可笑的地步。


  「人類的感情一直都是神明所不能理解的範圍不是嗎?不過不管怎麼說,你口中早逝的凡人好歹也是其他世界的地基,有必要這麼瞧不起對方?還有你不是忘了吧,我們沒辦法干預世界自己選擇的想要前進的方向。」


  「既然是其他世界的就不在我所需要考量的範圍,嘖——我就不能明白世界選擇方向到底是以什麼為基準,再者反正我是不會相信人類那些蒼白的沒有任何益處的感情。」


  因為無法理解所以無法被觸動,莫不在乎的語氣冷酷無情的過份。


  「說的好像我們就沒有那些感情似的,你什麼時候能不那麼偏激。嘛,反正我們也特地為了他過來了,最近也閒的無聊,乾脆這樣,就拿這兩個傢伙的事情,我們來打個賭吧?」語調裡藏了輕笑。


  「你要做什麼?」


  「讓蘇沐秋,在沒有蘇沐秋存在的前提下找到自己,如果對方做得到的話,就讓蘇沐秋回到現世如何?是他自己所做到的改變,那麼讓他復活就是被允許的。我賭蘇沐秋可以做到,只要他讓一個人類想起他的存在,就算我贏如何?」


  「你很無聊,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


  葉修失去意識並且忘卻一切之前只想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神明都是這麼無聊的嗎?第二件事情,他想,雖然沒來由,但他知道蘇沐秋會回來。


  他信任蘇沐秋的理由從來都不需要太多,只是一種感覺,當年跟蘇沐秋回去是那樣,現在相信對方會克服那樣苛刻的條件回來也是一樣。


  而被神明戳破的思念氾濫成災——也只有神明才會發現那些連他都不一定知道的事情吧。


  ***


  「所以說今天不吃康——」


  蘇沐秋出事的前一刻他還在跟葉修通話,一邊打屁說著晚上要去搶什麼BOSS一邊談著等等由誰去接蘇沐橙,聊到了最後兩個人乾脆商量起了晚餐的菜色,雖然他們商量的內容頂多是從康x傅變成了來x客的轉變。


  因為太過認真的跟葉修討論所以他理所當然地沒有注意到打滑的車以及身邊路人的驚叫聲跟喝止。


  『吱——。』被突如其來的大力撞擊正面撞上的人手上的手機滑了出去,摔到地板上的那個瞬間就散了一地,汽車輪胎打滑的吱吱作響聲在柏油路上刺耳的拖了一道長音,硬生生的充斥著他的耳膜。


  那種聲音太過刺耳,少年的表情明顯有了厭惡,他甚至還在想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蘇沐秋動了動手指,卻只感覺他的身體沉重的不像是自己的。


  然後就是撕心裂肺將他整個人要碾碎的疼痛,因為實在太痛了所以他瞇起了眼睛,垂下來的瀏海戳了幾根頭髮進去他的眼睛,他不舒服的想要將頭髮拿開卻沒辦法挪動自己的手,黏稠的液體與此同時順著額頭滴入他的眼睛,視線瞬間被染紅。


  「葉修。」手機墜落在他視線不遠處,他於是開口叫著電話那頭的對方,雖然已經散架的手機根本沒辦法好好地做到傳遞聲音這樣的功能。


  葉修。


  喊出對方名字的那個時候的蘇沐秋才能夠開始思考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好像是被車撞了吧?上一刻還在跟葉修規劃未來,能夠把『只不過是重頭再來罷了』這種話風輕雲淡的掛在嘴邊的少年想,這一次再也沒有機會了。


  他跟葉修還有很多場切磋沒有進行,他跟葉修還有很多冠軍沒有一起拿,他跟葉修還有很多的未來,他還沒有看到沐橙的未來,他還……他還沒有拿到屬於自己的榮耀。


  但是已經沒有機會了。


  說不難過是騙人的,說不遺憾也是騙人的,但蘇沐秋失去意識的最後一瞬間,只聽到了救護車刺耳的鈴聲跟耳邊來來去去的腳步聲,這樣也好,實在不想讓葉修看到他這麼狼狽的樣子,這樣想著,蘇沐秋放縱的讓自己沉入黑暗。


  「噁——。」


  上一刻才發生車禍下一刻醒來就發現自己呈半透明飄在空中一般情況下該做出什麼反應?雖然沒辦法吐出半點東西但還是去一邊吐了半天的傢伙看著自己面目全非的屍體只能發出這樣的乾嘔,因為實在是太噁心了。


  當然他感受到更多的是屬於世界的惡意,對於他要清醒的看著葉修與蘇沐秋難過的表情這件事情,當然這倒不是說他不難過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只是比起無謂的難過,尤其這樣的難過並沒辦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時,向來樂觀的少年會更傾向換個方式去思考,至少暫時看起來他還可以再看著葉修跟蘇沐橙一段時間。


  這樣就夠了,至少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他來講最好的安慰了。


  只是蘇沐秋沒有想過他只是想要看一下葉修跟蘇沐橙(至少在他們兩個走出自己車禍的陰影)的未來而已,卻不小心一下的看了太久。


  而後許多年,他看著葉修一個人背負著兩人份的夢想,用著自己的努力與實力,一步步走向了頂峰,身邊卻沒有他。


  前三年葉修帶領著嘉世,在榮耀剛問世不久,聯盟也剛開始起步的時候,於一片風雨飄搖之中連奪了三個冠軍,一時間將嘉世的聲望與人氣都推上了最高頂點,一葉之秋跟卻邪成了一代鬥神的標誌。


  第四年到第六年,嘉世雖然在聯盟黃金一代慢慢開始嶄露頭角的時候被擠下了神壇,但也不至於完全沒落,葉修領著嘉世在聯盟中頑強的生存著,從來沒有放棄過。


  第七年到第八年,蘇沐秋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平靜的看完這兩年的,不,應該說看到葉修的表現他只覺得連計較都沒有必要去計較了,因為從來在他們心中,好好的打榮耀這件事情更勝過於其他有的沒有的,所以雖然最後葉修被逼離開嘉世,蘇沐秋也是平靜的。


  但他只是平靜的承認了這個結果,卻不表示會一點都沒有計較劉皓的所作所為,也不表示會坦然的接受一葉之秋的使用者從葉修變成了孫翔這個事實。


  第九年,興欣的一切都慢慢的運作起來,忙得不可開交的葉修在蘇沐秋眼中並不陌生,只是莫名的,蘇沐秋看著操控著君莫笑的葉修,忽然就有了希望自己可以為對方分擔的想法,那些想法只被他歸類在了因為葉修操控著自家兒子所以才會擔心對方這樣的理由中。




  第十年。



  第十年發生了太多事情,一時間蘇沐秋也不知道要從哪邊總結起來,只是在那份榮譽當下,蘇沐秋忽然就發現,原來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十年了。
  已經十年了。



  「雖然知道就算沒有我你也可以做的很好,可是這樣的話,總覺得有些,只是有些……」蘇沐秋蹲在了葉修面前,時間正是葉修第十賽季再度封神的總冠軍賽結束後,周遭的吵雜聲並沒有在他耳中停留太久,他只是看著興欣眾人開心的表情,不由得也露出了笑容。



  他想要說辛苦了。



  但忽然有的寂寞感淹沒了他,蘇沐秋瞇起了眼睛笑開,攤開手心,看著自己半透明狀的身體,還沒有完全長開的少年眉眼間只有這些年被一點一滴打磨出的溫潤,彷彿能夠溺人的溫柔。



  他想要說辛苦了,但他卻沒有開口。



  那天晚上看著葉修很快的沉入夢鄉,蘇沐秋忽然就有一種自己也很快就不會存在的預感,這十年就像是被他偷到的一場夢境,蘇沐秋正要吐槽一下自己的想法,就被忽然出現在耳邊的聲音驚醒。



  「蘇沐秋。」



  只是一個眨眼忽然就跑來了一個看都沒看過的空間,蘇沐秋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之後這才停下,好吧既然連靈魂這種東西都可以存在了忽然的轉移空間什麼的也是可以被允許的吧。



  蘇沐秋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墓碑,這個墓碑他過去十年也沒有少看了,雖然葉修一年才會來看他一次,可沐橙畢竟一有重大事件發生就會來看自己,他跟著蘇沐橙也沒有少去過。



  然後他就被嶄新的閃爍著銀光的戒指刺痛了眼睛,還真是……彎腰撿起了戒指,還真是一份好大的禮物啊,葉修。



  「長話短說,你以靈魂的方式存在在這個世界上長達十年之久,正常情況下來講早該灰飛煙滅了,但現在有個機會,讓你不至於灰飛煙滅甚至有機會復生,蘇沐秋,你只需要給出你的回答,是要還是不要。」



  他的表情一瞬間定格。



  突如其來的話語就像是玩笑一樣讓他覺得他在被捉弄,可是隱約的,蘇沐秋又覺得可以瞬間把他轉移空間的存在不像是在騙他,所以他只是下意識的開口:「為什麼?」



  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機會?為什麼現在才說?他的一句為什麼想要表達的意思太多,將他轉移到這邊的聲音只是回答。



  「沒有為什麼,就算有,你也不需要知道為什麼。選擇了你的原因,如果真的要說的話,只是因為我被來自某個地基源源不絕的思念觸動了。」



  蘇沐秋沉默。



  這不科學,雖然身為一個死人還有意識的存在著十年這件事情本身也沒有科學到哪邊去,喔不他其實已經快要不能存在了以對方一開始說的話來看。



  這不科學,蘇沐秋想,已經死亡的人不應該回去,這十年已經是他多偷來的,可是這個機會擺在了他的面前,根本不需要對方多費唇舌他就被說動了,他在太過年輕的時候逝去,他還有很多想要達成的目標,他還有放不下心的事情。



  所以這個邀請,他沒有道理拒絕。



  「如果你真的做得到的話,我當然要。」



  「呵……我當然做得到,可是你也要付出一定程度的行動。」



  「行動是?」



  果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蘇沐秋感慨。



  「你必須在『沒有蘇沐秋存在』的世界中,找到蘇沐秋。期限是三個月,也是你靈魂本來還可以存活的最後時限,而三個月後如果你失敗了的話,就是這個世界永遠都沒有蘇沐秋的存在。」
  還真是一個不成功便成仁的選擇,可是……
  「詳細需要注意什麼?」
  「我們會修正所有你存在的痕跡,你的存在是有的,但卻不是以『蘇沐秋』的身分為人所知,你所要做的事,就是在不主動透露你自己是蘇沐秋的前提下,讓只要一個人意識到你是蘇沐秋,你便算成功。你必須想辦法讓他們自己想起未被修正的記憶。」



  還真是艱鉅的任務,蘇沐秋想,但反正就算不做他也快要不能存在,那麼他為什麼不去為自己做最後的奮鬥?



  「可以告訴我你是誰嗎?」



  「我們誰也不是,若真的要為我們的存在找一個身分,那麼,便是你麼口中的『神明』。蘇沐秋,這場交易,告訴我你的回答。」



  「——好。」



  握緊了被攥在手中的戒指,少年眉間依稀是年少時的輕狂,溫柔暈染了他的眼,淬了他的笑容,在死寂的空間中平白添了溫度,他笑著,就像多少年以前,也會是多少年以後那個說著『只不過是重頭再來罷了』的少年。



  他眉目如畫的那個瞬間,就是神明,也被觸動了。


评论

热度(174)

  1. 希絲特(茫然的)經常只轉發,不說話永旭之巔共天下。青嵐 转载了此文字
    我竟然現在才看到這本喔喔喔喔喔(至少我看到啦\(^o^)/